[原创] 《原创短篇》二狗收容记(下)

[复制链接]
查看: 3955|回复: 13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2-19 20:4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芥菜炒牛肉 于 2024-2-21 19:05 编辑

      收容虽已成为过去,但心灵的伤痛,却让人永远难以忘怀————题记

    【内容简介】本文主要讲述了零二年,高二狗在YZ收容所被收容的一些经过,以及他在收容期间,交了个桃花运……




                              (一)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零二年的秋末。

      高二狗这天下午路过瑞宝村某菜市场,​一时只顾低头赶路,没注意到前面不远处,有几个治安正在那设卡查行人的暂住证。

      “把暂住证拿出来。”等高二狗到那里时候,一个矮个子治安把他拦住。

     “我没带。”​高二狗连忙往身上摸了摸,坏了,今天出门的时候换了条裤子,暂住证放在脱下来的那条裤子的裤袋里忘了拿。

      “没暂住证,走,往旁边站好。”​矮个子治安见高二狗没暂住证,就连忙把他带到一旁,并警告他不要逃跑。如果逃跑,那抓住了就有他好看。

       高二狗当时不知吓懵了,还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还真的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没过多久,治安又查了几个没暂住证的人,​而且还在用对讲机叫治安队快开车来,说是已查到几个没暂住证的人。

      很快,治安队的一辆专门用来拉犯人的车子开了过来。

      一个胖胖的中年治安从车子上下来,朝几个负责查暂住证的治安笑道:“这么快呀!你们又查了几个没暂住证的。”

       “是呀,今天任务重呀!不抓紧时间查不行呀!”​

       说这话的,是一个瘦高个子治安,像是几个治安的头,此时边说边催促高二狗几个快上车。

       据说,这些负责查暂住证的治安,是分配有任务的,也就是每人每天要查到多少个没暂住证的人。如果完不成当天任务,受罚;如果超额完成任务,有奖。

       “你们继续查,我开车走了。”

       等高二狗几个都上了车,胖治安同瘦高个子治安打了个招呼,就连忙把车开走。​

       瑞宝村治安队的大厅里,此时已关了很多人,都是没暂住证被抓来的。

       高二狗进去的时候,屋里已关得满满的。由于被抓的人多,大厅里乱哄哄的。

      为了证明自己无辜被抓,有些人就在同治安讲,说自己有暂住证,只是没带在身上而已。

       也有的在骂娘,说这是什么世道,没有暂住证就被抓到这里……

       高二狗这时站在大厅里没作声,想想自己还真够倒霉的,今天出门竟然忘记带暂住证。

      过了好一会,一个治安队管事的人到了大厅,朝大伙看了看,然后大声说道:“没有暂住证的,现在可以补办。”

      听到可以补办暂住证,很多人顿时拥向大厅里的一个小房间争着去补办。

      暂住证虽然可以补办,但要罚款两百元。

       高二狗得知补办暂住证要罚款两百元后顿时傻了,自己身上一百钱还不到,怎么交两百元罚款,看来补办暂住证是不可能的了。

       唉,如果今天中午出门把暂住证带在身上,也就没有现在这些麻烦了,真是倒霉透顶。

       天慢慢地黑了下来,大厅里的人也少了不少,好多人补办暂住证交了两百元罚款已离开。

      不过大厅里此时仍然还有不少人,都是没钱补办暂住证交两百元罚款的。

       不一会,治安队管事的又来到大厅开口说道:“身上有没有一百元的,有一百元的也能补办暂住证。”

       听到一百钱也可以补办暂住证,于是又有不少人拥向大厅里的那个小房间去补办。

      而高二狗拿着身上仅有的八十多钱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补办。

      “你这钱不够呀!还差十多块钱。”

      轮到高二狗补办暂住证的时候,一个负责办暂住证的治安接过他的钱数了数。

       “治安同志,我办有暂住证,只是今天出门的时候忘记带在身上……身上只有八十多块钱,能不能先通融一下,等我出去后,马上把差的十几块给你送来。”

       高二狗虽然办有暂住证,但没带在身上,所以这时只好陪着笑脸,低声下气地道。

      治安摇了摇头:“不行,你出去了到时不把差的钱送来,我去哪里找你。”说完,把几十块钱还给了高二狗。

      “治安同志,你就通融一下,我出去了一定把差的钱给你送来……”

       高二狗有点不死心,如果暂住证补办不了,那就有可能会被收容,或遣送。

       治安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你别说了,快出去吧!下一个。”

        “好吧!”高二狗见通融不了,只好乖乖的从小房间里出来。

      治安没答应高二狗的要求,这倒也不能全怪他。毕竟人家是在抓收入,能那么轻易答应吗?

      如果轻易答应,你少十几块,他少二十几块,那岂不影响人家的收入。

       “靓仔,你的暂住证补办好了?”

       高二狗从小房间一出来,一个正准备去补办暂住证的中年男子连忙问他。

       高二狗摇了摇头,一脸懊恼地道:“没有,我的钱不够……大哥,你能不能借给我十几块钱?”

      “借不了,我身上只有一百块钱。”中年男子边说边把手中拿的一张百元大钞给高二狗看了看。

       “那就算了吧!”高二狗没有再强人所难,毕竟与人家不认识,人家身上就算有钱,也不一定会借给你。

       等几十个百元补办暂住证的人都补办完离开后,高二狗朝大厅里的一个挂钟看了看,都已晚上八点多钟。

      而此时,大厅里剩下的人已不多了,只有十几个人。

      不一会,治安队管事的又来到大厅看了看:“你们就不给家里的人打电话,叫他们拿钱来保人。”

       “家里没电话呀!打不了。”

       “我家里的人不在这里呀!”

       “是呀!我也是一个人,家里的人不在这里。”

       ……

       大厅里的十几个人此时七嘴八舌地说道。

       为了方便被抓的人跟外面联系,治安队专门安排了一部电话供他们使用。而且有不少的人已通过电话与家人或朋友取得了联系,并且在家人或朋友的帮助下已经离开了这里。

       治安队管事的听了就道:“既然你们的家人不在这里,那你们可以给你的朋友,或同事打电话呀!”

      “打不了呀!朋友没电话。”

      “我倒给我朋友打了电话,他说他没钱。”

      “是呀!我也给我一个朋友打了电话,他也说他没钱。”

        ……

       大厅里有几个人又连忙说道。

       治安队管事的听了又道:“既然如此,那你们这些人就等着送走吧!”

       高二狗其实也很想给老爸老妈打电话,叫他们拿钱来保人,可他们没电话想打也打不了。

       要知道,零二年手机还不是很普及。不像现在,几岁的娃娃都有手机。

      过了不久,大门外来了一辆专门用来押送犯人的警车。

      “走,你们这些人快出门上车。”几个治安见警车来了,就连忙催促大厅里的十几个人赶紧上车。

      等高二狗他们全部上了车,警察随即迅速驾驶离了治安队。

       警车在路上行驶了没多久,就到了晓港湾派出所。

       派出所的二楼大厅,高二狗他们被带进去的时候,里面或站或蹲了不少的人。

       而这些人都像高二狗他们一样,都是没有暂住证被送到了这里。

       不一会,派出所的所长到了大厅,朝人群中看了一下,然后问:“有没有JX的?”

       “有。”人群中有人连忙应道。

        派出所的所长又问:“JX哪里的?”

        “GZ。”原先答话的那个人又连忙道。

        派出所的所长随后又问了几句,然后就离开。

       等派出所的所长走后,有人朝那答话的人笑道:“帅哥,你跟所长是老乡,应该不会被遣送了。”

        被称作帅哥的那个男子笑了笑:“谁知道呢!但愿不要被遣送。”
      
      
      
      
      
      
      
      
       ​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2-19 20:5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芥菜炒牛肉 于 2024-2-20 11:40 编辑

                                          (二)

       过了一会,派出所的所长又到了大厅问:“你们都是没有暂住证被送来的是吗?”

       “是呀!我们都是没有暂住证被送来的。”​大伙不约而同地答道。

       所长闻言道:“那你们有身份证吗?有身份证的把身份证拿出来。”​

       “好。”有身份证的人赶紧从身上掏出身份证。

       高二狗听到要身份证顿时后悔死了,真他妈的倒霉透顶,中午出门的时候怎么就忘了从脱下的那条裤子的裤袋里把带证件拿出来,哪怕是带上身份证也好呀!

       而接下来,所长就要两个警员查看那些有身份证的人的证件。

       等证件都检查完毕,所长对那些人作了一番训话,说你们出去后,没暂住证的赶紧办暂住证,有暂住证的要随时把它带在身上以防随时被查,随后就把他们都放了。

       而高二狗和其他一些没身份证的人则被当作三无人员被留了下来进行填表登记,然后连夜送往南洲看守所。

       南洲看守所在南洲路1628号,是一个四合院三层建筑。在它的四周筑有五六米高的围墙,围墙上还安装有铁丝网。

      警车这时鸣着警笛,拉着高二狗他们一路七弯八拐的,没过多久就到了那里。

       “下车,快下车。”警车进了看守所大门在一块空地上停了下后,两个警察连忙把车门打开,然后催促车上的人赶快下车。

      高二狗从警车上下来,朝看守所四处打量了一番,心里在骂娘,他奶奶的熊,没想到自己走路一个不小心,就被送到了这该死的看守所,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等警车上的人全部下来后,负责押送的警察清点了一下人数发现没少,就和看守所的负责人办交接手续。

      等交接手续办好,高二狗他们就连忙被看守所的两个工作人员带到一个房间。

      房间里已关了两个人,高二狗和十几个人进去的时候,里面一个中等身材的青年男子笑着问:“你们这些人都是犯了什么事被抓进来的?”

       “没暂住证。”高二狗连忙答道。

       青年男子听了笑了笑:“没暂住证,那你们这些人要不送去农场,或要不遣送回老家。”

      “管他呢!农场也好,老家也好,既然到了这里,那就听天由命吧!”高二狗边说边在床上坐了下来。

      “是呀!既然到了人家的地盘,自然是人家说了算。”跟高二狗一起进来的一个胖子这时开口说道。

       紧接着,有人问青年男子:“靓仔,你犯了什么事进来的呀?”

       “打架。”青年男子又笑道。

       高二狗闻言就连忙道:“打架斗殴,那可要拘留的哟。”

      “拘留,不知道,反正我把人家打进了医院。”青年男子边说边握举着一个拳头。

      大伙听了大吃一惊,纷纷对青年男子刮目相看:“厉害呀!把人家打进了医院。”

      “打进医院还是轻的,如果不是有人把我拉住,我要取那狗日的狗命。”青年男子说到这里顿时咬牙切齿。

      胖子连忙问:“你干嘛要人家的命?”

      “那个狗日的调戏我女朋友,你说他该不该死……”青年男子说着说着激动了起来,狠狠地挥舞着一个拳头。

       高二狗急忙道:“调戏人家的女朋友确实该打,但还罪不至死……不过幸好你没把人家打死,不然你也要一命抵一命。”

        “就是就是。”房里的一些人在随声附和。

       ……

      在看守所呆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高二狗和昨晚从晓港湾派出所一起转来的十几个人被送往沙河收容中转站。

       沙河收容中转站,是GDGZ最大的一个收容中转站,每天从这里遣送的人成百上千。

       对于沙河收容中转站,高二狗已不再陌生,毕竟两千年进去过一次。

       不过那次,他是从这里送到了尖山农场,在那里关了个多月。

      在沙河收容中转站呆了两天。

      到第三天上午,高二狗的老家HNYZ来人了。不过来的不是高二狗的家人,而是YZ收容所的人。

       到了下午四点多钟,有人拿着名单在每个房间点名。点到名的就从房间出去,在外面的空地上集合。

      很快就点到高二狗的名。

      高二狗应了一声,中转站一个管事的马上把房门打开,把他从房里放了出来。

       等名单都点完后,高二狗朝空地上前后左右看了看,大约有四五十人。

       待要被遣送人员都到齐后,YZ收容所的人和沙河收容中转站的负责人办了交接手续,然后把几十个人全部带上了一辆大巴。

       很快,大巴驾驶出了沙河收容中转站,朝GZ火车站驶去。

      由于是在押运被遣送人员,大巴一到火车站,就被几十个武警严密监视,然后从特别通道进入站台。

       在站台上稍等了一会,高二狗和几十个被遣送人员全部上了开往HNYZ的一列火车。

      火车七号车厢的后半节全部用来安置这次被遣送的人员。

      “呵呵,终于可以回家了。”一些人在座位上坐下后,呵呵地笑道。

      “是呀!免费坐车回家。”

      “什么免费坐车回家,等到了YZ,要你们家里的人拿钱来赎人。”

      “还要家里拿钱来赎人,那要拿多少钱?”

       “好像一千块。”

       “哇,这么多呀!那如果家里不拿钱来赎人呢!”

      “嘿嘿,如果你家里不拿钱来赎人,那你就去农场做半年事。”

       “我的妈呀!怎么会这样呢!”

      ……

      高二狗这时听了一些人的讨论心里大吃一惊,要一千块钱才能放人,这不是在等于变相的贩mai人口么?

       火车一路呼啸着向前行驶。

       七号车厢的后面此时显得很热闹,大伙都在兴奋地谈论着,毕竟可以被遣送回家了呀!

       虽然遣送到YZ后,家里的人会不会拿钱来赎人,那就是另外一码事。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七八点钟,YZ收容所的人给七号车厢的被遣送人员每人发了一份快餐。而且在发快餐的时候还说了一句欢迎回家的话。

      “呵呵,没想到还有饭吃。”

      大伙顿时开心起来,边吃边聊,还是家乡的人好呀!

       高二狗这时已饿得有点难受,一接过盒饭就赶紧吃了起来。虽然一份盒饭吃下去只吃了个半饱,但总比一点没吃要好是吧!

       火车过了HY,再行驶了个多钟头就到了YZ。

       YZ火车站的广场上,早已两辆警车和一辆大巴在那等候。

      而火车站的站台上则有十几个警察在那守候。

      等火车在站台上停下后,YZ收容所的人连忙安排几十个被遣送人员有条不紊地下了火车,然后在十几个警察的监督下,从特别通道出来到了广场。

       “大家快上车,快上车。”

       一到广场,警察就连忙催促几十个遣送人员赶紧上大巴。

       等大伙都上了大巴,一辆警察开道,一辆警车殿后,大巴居中,随即迅速驶离了广场。

       YZ收容所在一个较偏僻的地方。

       当大巴载着高二狗和几十个遣送人员到那里的时候,收容所的七八个工作人员已站在大门两旁作欢迎状,而且大门口还铺有红地毯。

       “欢迎光临。”

       当高二狗他们从大巴下来进收容所的大门口时,几个工作人员齐齐开口说道。

       还欢迎光临,高二狗当时好气又好笑,你们也那个了吧!这又不是什么好事还有得着欢迎光临。

       如果真用得着,那就先请你们家里的人来多多光临。【待续】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2-21 12:26: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进了收容所后,高二狗和几十个遣送人员被关进了两个房间。

      不一会,收容所的一个工作人员来到房间说道:“时间不早了,大家赶紧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大伙听了没说什么,就连忙在房间里的一条长通铺上睡了下来。

       通铺是用水泥和砖砌成,上面可以睡上二三十个人。

      高二狗这时躺在通铺上睡不着。说实话,到了这个地方又有几个人能睡得着呢!​

      不过就在快要天亮的时候,高二狗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

      第二天一大早,​一个收容所的工作人员进房间来问:“有没有往家里打电话的?”

      “有呀!”​听到可以给家里打电话,顿时有好些人连忙答道。

       工作人员笑了笑:“那你们就快去给家里打电话吧!”

       高二狗听到可以给家里打电话没出声,毕竟自己的老爸老妈,还有哥哥都在GD,家里没什么人,想给他们打电话也打不了呀!

      当然,也并不是说高二狗就不可以给家里打电话,毕竟家里还有叔叔伯伯他们,给他们打电话拿钱来赎人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高二狗后来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打电话麻烦他们。万一打了电话,叔叔伯伯不拿钱来赎人,那岂不自己给自己找难堪。

       很快,一些出去给家里打电话的人回到了房间。

       高二狗这时坐在床上笑着问一个刚从外面打完电话回来,长得颇有几分俊朗的靓仔:“靓仔,你家里会拿钱来赎人么?”

       “会。”靓仔点了点头。

        高二狗又问:“那你家里要拿多少钱来才能赎人?”

      “要拿一千块钱来这赎人。他妈的,一千块钱差不多是我半个月工资了。”靓仔说这话时有些蛋痛。

       靓仔是在GD某工厂打工,一个月的工资也就是三四千左右。

       三四千块钱的工资,在零二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算是一般般吧!

       高二狗听到要拿一千块钱才能赎人,就连忙道:“他们真会赚钱呀!一个一千,十个一万。像昨晚我们一起来了四五十个,那可就是四五十万呀!”

      “唉,可不是嘛。”

       靓仔叹了口气,接着又道:“像我们现在这样就是他们赚钱的工具呀!”

       “是的。”高二狗点头赞同:“而且对他们来说,这个钱来得快,而且还不用担半点风险。”

       “可不是么。”靓仔说完,尿急,赶紧去一趟厕所。

       从厕所回来,靓仔问高二狗:“你不给家里打电话?”

      “不打,我家里的人都在GD。”高二狗连忙道。

       靓仔笑了笑:“不打也好,省了这一千块钱。”

       “是呀!我前年在GD也查到一次没暂住证,被送到大尖山农场,在那里关了个多月,做了十几天事,后来给路费放了出来了。”高二狗边说边从床上站了起来,也想去一趟厕所。

       靓仔听了两眼瞪得老大:“这么好,走了还给路费,给了多少?”

       “不多,三十块钱。”高二狗笑着道。

       靓仔闻言道:“也不错呀!总比没有要好。”

       “是的。”高二狗点了点头,就急忙去厕所。

       ……

      等一些往家里打电话的人都打完电话,上午十一点左右,收容所的工作人员就对昨晚送来的遣送人员逐一进行登记,而且一边登记一边盘问,在哪里被抓,为什么被抓。

      并且在盘问的时候,工作人员有时还问被盘问的人会不会开车。

      听到问会不会开车,有的就说不会,也有的说,我以前在家里开过拖拉机。

      说会开拖拉机的人,是以为收容所,或农场需要开车的。

       没过多久,就轮到高二狗登记。

       工作人员就问他在哪里被抓,为什么被抓,以及家是哪里的,家里还有什么人?

      对于工作人员的盘问,高二狗据实回答,反正自己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没什么大不了。

      登记完后,工作人员要高二狗在登记表上按了个手掌印。

      对在登记表上按上手掌印,高二狗当时有些不理解,自己又没做犯法的事,用得着按手掌印吗?

      几十个男遣送人员的登记手续一直到下午四点多才结束。

      而接下来,工作人员就对女遣送人员进行登记。

      昨晚几十个被遣送人员当中,有七八个女的。

       看到在给女的登记,收容所里几个关着门的号房的窗口,顿时挤了不少人在那看,而且看得津津有味。

       这倒也不难理解,毕竟这收容所收容的人大都是男的,现在来了几个女的,自然引起了他们的兴趣和好奇。

       等几个女的登记手续办完,已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收容所是一个两层楼的四合院建筑。院子的中间,有一块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空地。

      晚饭就是在院子里的空地上吃的。

      等各个号房的人都在空地上坐下后,一个身穿制服的收容所的领导就叫开饭。

       饭是每人一团蒸好的饭,大约有二两米。菜是放了辣椒粉的水煮白萝卜片。

       收容所里几个当差的这时在忙着给空地上的人分发饭菜,有往地上放饭盆的,有往饭盆里打饭的,还有往饭盆里打菜的。

      没过多久,就轮到了高二狗。

      高二狗此时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

      中午,收容所没给昨晚从GZ遣送过来的几十个人安排饭菜。

       至于是什么原因,也许是收容所的食堂来不及准备这些人今天中午吃的饭菜,又或许是高二狗他们当时正在忙着填表登记,所里不方便给他们安排饭菜。

      总之,昨晚同高二狗一起从GZ遣送过来的几十个人的中餐,今天中午都给全免了。

      高二狗这时端起盆饭菜,也顾不上是水煮白萝卜,还是油烧白萝卜,就赶紧吃了起来。

       毕竟人饿急了,有吃的就好。

       由于饭菜不多,又加上饿了,高二狗很快就把它吃完了,只吃了个半饱。

       唉,看来苦日子要开始了,高二狗心里顿时一阵哀叹。

       等大伙吃完饭,几个当差的就要大伙把各自的饭盆拿到水管下去洗干净。

       洗饭盆的几个水管的水太小洗不过来,于是一些人只好站在后面等。

       等到高二狗的时候,把饭盆在水管下随便洗了两下就算完事,然后把它放在一个筐子里。


      “好了好了,大家快回各自的房间。”

      大伙吃完饭在院子里的空地上休息了一会,就被收容所一个管事的老大叫进了房间。

       管事的老大是东北人,人长得高大,不知犯了什么事,听说要在这里关上几年。

      也许是要在这里关上几年的原因吧!收容所的领导就要他帮忙管理一下收容的人员,以至来物尽其用。不,应该说是人尽其才。

      高二狗回到房间后,坐在床上和靓仔聊天。

      不一会,管事的老大来到高二狗这个房间的窗口外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人要买东西?”

        “什么东西?”听到有东西卖,房间里有人就问。

       管事的老大连忙答道:“烟,快餐面,饼干,饮料。”

      “什么烟?”房间里的人又问。

       “白沙。”

       “多少钱一包。”

       “十块。”

       “这么贵呀!外面不是五块钱一包么。”

       “兄弟,在这里就是这个价,我不会卖贵给你的。”

       管事的老大边说边从身上掏出一支烟用火点上吸了两口。

       “好吧!那你就给我来一包白沙。”

       房间里说话的那个青年男子倒也爽快,从身上掏出十块钱递给了窗外管事的老大。

       管事的老大接过钱,赶紧从身上掏出包白沙从窗口递了进去。

       青年男子拿到盒烟后,连忙把它拆开,从里面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向窗外管事的老大讨了个火,然后把包烟往床上一扔:“弟兄们,想抽的就抽。”

      听到有烟抽,房间里几个抽烟的赶紧拥了上去,你一根,我一根,然后跟青年男子对上火,坐在床上美滋滋的抽了起来。

      看来烟还真是个好东西,几个原本相互不认识的人,此时因为烟坐在一起聊过没完没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2-21 12: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芥菜炒牛肉 于 2024-2-22 10:22 编辑

                                  (四)

       第二天一早,大家起床后天南海北的乱聊了一阵,随后就有人提出,谁身上有钱呀!拿出来买东西吃。

       “好呀!”有人在随声附和,不过更多的人在说身上没钱。​

      听到大伙都说没钱,于是有人就提出搜身。

     “我看搜身就不用了,搜身伤和气。身上有钱的主动拿出来就行,我身上有一百多块钱,现在拿出来给兄弟们买东西吃。”

       说这话的,是昨晚买白沙烟的那个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是本地人,也就是YZ人,是昨天晚上关进来的,也不知犯了什么事。

      见青年男子一脸爽快地把百多块钱掏了出来,于是一些人也就把身上的钱主动拿了出来。

       “我有几十块钱,拿出来。”

       “我有三十多块钱拿出来。”

       “我有五十块钱也拿出来。”

        ……

       高二狗从身上掏出了三十多块钱放在床上,身上还有一张五十的钞票没拿出来,毕竟身上留点钱到时说不定用得着。

       “这就对了呗,看来兄弟们觉悟都蛮高的嘛。呵呵,我来数数看有多少钱。”

       青年男子这时笑呵呵地把床上的钱拿在手里数了起来。

       等把手上的钱数完,青年男子高兴地大叫:“不错不错,弟兄们,三百八十多块钱。”

      “哇,赶紧买东西吃啊!”听到有三百多块钱,有人已忍不住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别一次买完了,留些钱明天再买。”有人在规划这几百块钱怎么用。

       “对对对,今天别把钱都买完了,留些钱明天再买东西吃。”高二狗在随声附和。

      青年男子笑着朝高二狗看了看:“行,听兄弟的,这些钱做两次买。”

      “管事的老大怎么还没来呢!”有人已迫不及待地爬在窗口朝外张望。

      说实话,大家能主动凑出三百多块钱买东西吃也算不错了。

       当然,如果真搜身的话肯定不只这点钱。

       不说别人,单说高二狗的身上就还有五十块钱没拿出来是吧。​

        就在大伙千呼万唤焦急等待中,​管事的老大的身影终于出现在院子里的空地上。

       “老大老大。”趴在窗口的人此时急忙喊道。

       管事的老大闻声赶紧走了过来,站在窗口外面问:“什么事?”​

       “买东西。”​青年男子连忙走到窗口前说道。

       听到要买东西,管事的老大的脸上顿时笑成一朵花,急忙问:“买些什么东西?”​

       “六包白沙,十五盒饼干。”青年男子边说边拿了一百五十块钱从窗口递了出去。

       青年男子说要买的东西,是刚才跟大伙商量好的。

      十五盒饼干,是因为房间里有十五个人不抽烟。至于几个抽烟的,他们没有饼干只有每人一包烟。

       管事的老大笑眯眯的接过钱:“好好好,弟兄们稍等,我马上去给你们拿。”

       而此时,靓仔赶紧走到窗口问:“有饮料卖么?”

       “有呀有呀!你们要什么饮料。”管事的老大这时点头似小鸡啄米,嘿嘿嘿,你们东西买得越多,俺也就赚得越多。

       青年男子连忙问:“饮料多少钱一瓶?”

       “大瓶的可乐和雪碧十块钱一瓶。”管事的老大急忙答道。

       青年男子听了又拿了五十块钱递了出去:“那就来六瓶吧!雪碧可乐一样拿点。”

       “好呢!我现在就去给你们拿,等着。”管事的老大拿着两百块钱,屁颠屁颠的赶紧走了。

       没过多久,管事的老大就把大伙要买的东西全部拿了过来。由于买的东西多,他还叫了一个当差的帮忙拿过来。

       “兄弟们,你们要买的东西都来了。”

       管事的老大这时站在窗口外一边说一边把东西一件一件往房间里面递。

       不过六瓶大饮料从窗口递不进去,于是管事的老大把房门打开,把饮料从门里拿了进去。

       “老大,来,抽支烟。”

       青年男子拿到包白沙烟后,赶紧把它拆了,从里面抽出一支递给管事的老大。

       管事的老大没客气接过烟,从身上掏出个打火机点上吸了两口问:“你们今天买这么多东西,是谁请客呀?”

      “谁请客呀!自己请自己,大伙凑钱买的。”青年男子边说边拿着一支烟,同管事的老大对了个火。

        管事的老大笑了笑:“这样也好,自己不亏待自己,那你们慢慢享受,我走了。”

      说完,从房间出来,把房门用锁锁上,然后就离开。

      “弟兄们,快吃呀!”青年男子这时在房间里大叫。

       “好。”房间顿时热闹起来,抽烟的抽烟,吃饼干的吃饼干,大伙忙得不亦乐乎。

      高二狗吃了几块饼干感觉有些口渴就想喝点可乐。

      可当他拿起一大瓶可乐时犯愁了,这怎么喝呀!没有杯子,总不能拿着一大瓶可乐就这样喝吧!

       靓仔在一旁见他有些犯难就连忙道:“叫管事的老大拿些一次性杯子过来。”

       “对。”高二狗点了点头,然后赶紧走到窗口朝外面看了看,看见管事的老大和几个当差的正在院子里的空地上聊天,于是就连忙叫道:“老大,老大。”

       管事的老大听到高二狗在叫,就笑着连忙走了过来:“什么事呀?”

      “老大,拿些一次性杯子过来,不然几大瓶雪碧可乐,大伙没法喝呀!”高二狗急忙道。

        管事的老大点了点头:“好吧!我去看有没有,有就给你们拿些过来。”

       没过多久,管事的老大拿了一大半条一次性的杯子过来。

       “谢谢老大。”高二狗从窗口接过一次性杯子,随后赶紧开了瓶可乐,拿了个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一饮而尽,爽呀!

       见一次性杯子来了,吃饼干的那些人纷纷拿起杯子倒饮料喝,青年男子见状连忙大叫:“兄弟们,别把饮料都喝光了,给我们几个抽烟的留一点。”

      “好好好,给你们留一点。”有人在笑着答道。

       在大伙吃吃喝喝的笑语中,不知不觉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午饭,每个人的饭盆里还是一团饭,菜依然是放了辣椒粉的水煮白萝卜片。

        高二狗虽然上午在房间里吃了些饼干,但端起盆饭还是三下五除二就干掉了。

        见高二狗飞快地把饭盆里的饭菜吃完了,旁边一个出外差的人就分了一些饭菜给他吃。

       “谢谢,谢谢。”高二狗接过饭菜十二万分感谢。

       在YZ收容所,在外面做事的,称作出外差。

       而出外差的人每餐吃的饭都是满满一大盆,吃饱肯定没问题,有些人甚至还吃不完。

       像刚才分饭菜给高二狗吃的这个外差,应该是饭菜吃不完,他才分一点出去。

       另外,出外差的人吃的菜虽然也是白萝卜,但那是放了油煮的,有时甚至还有几块猪肉,味道自然要比高二狗他们吃的水煮白萝卜要好。

       因此,好多人都希望外出做事,不想整天呆在房间里无所事事,而且饭还吃不饱。【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2-23 12:37:41 | 显示全部楼层
                                     (五)

       吃完饭,​大伙像往常一样在空地上休息一会,就回到了各自的号房。

      下午,高二狗的房间关进来一个人。​

      “快放我出去,你们这些QDTF。”那人一进房间就冲着门外大喊大叫。

      于是房间里有人就问他:“你犯了什么事被关进来的?”

       “搞计划生育。”​那人一脸气愤地答道。

        ​搞计划生育?搞计划生育还能搞进收容所,大伙听了不禁哑然失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现在回头想想,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那时计划生育抓得紧。

       例如某某超生了,罚款。如果没有钱交罚款,那就去他家里搬东西。

       呵呵,扯远了,言归正传。

       不过等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那人给放了出去。

      晚饭,仍然是一团饭和水煮白萝卜片。

      尽管如此,但一些人还是吃得津津有味。​毕竟在这里关久了,饭菜的口味早已适应。

       尽管不好吃和吃不饱,但有吃总比没有吃好是吧!

       吃完饭,大伙在空地上玩了一会就回到了各自的号房。​

       YZ收容所的夜晚是无聊的,大伙呆在房间里​除了聊天就是睡觉。

       高二狗这时在想,还是前年在大尖山收容所好呀!晚上有电视看,而且每周末还会加餐。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有人就要青年男子快拿钱买东西吃。​

       “行。”青年男子赶紧走到窗口朝外看了看,随后扭头道:“外面没人呀!”

      “等一下再买,太早上,管事的老大应该还没起床。”有人在说道。

       高二狗连忙从床上爬起来走到窗口朝外看了看:“买个屁呀!外面一个人也没有,那些当差的肯定还在呼呼大睡。”

       “不会吧!那些当差的到现在还没起床?”

       靓仔这时从厕所拉了泡尿出来,走到窗口也朝外也看了看。

       青年男子见管事的老大还没来,就笑着问房间里面的人:“弟兄们,今天打算买什么东西吃?”

        “还是买饼干。”

        “不,昨天吃了饼干,今天买快餐面。”

        ……

        房间里的一些人在七嘴八舌地说道。

        青年男子听到有的人要买饼干吃,有的人要买快餐面吃,感觉有些不好办:“弟兄们,到底是买饼干,还是买快餐面?”

        “买饼干。”

        “买快餐面。”

       赞同买饼干的和同意买快餐面在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见大家在互不相让,高二狗就连忙道:“依我看呀!大家举手表决,哪些人愿意吃饼干,哪些人愿意吃快餐面。”

      “对呢!”青年男子点点头,然后朝大伙大叫:“愿意吃饼干的举手。”  

        “我。”

        “我。”

        “我。”

        “我。”

          ……

        青年男子的话音刚落,房间里顿时齐刷刷地举了几只手。

       青年男子用手指点了点:“一二三四五六,总共六个,那其他的人愿意吃快餐面是吧!”

       “是呀!”房间里的一些人连忙应道。

       青年男子笑了笑:“那就六包饼干,九包快餐面。另外几个抽烟的,每人还是一包白沙,剩下的钱全部买可乐雪碧好不好?”

      “好。”房间里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

      过了不久,管事的老大来到窗口外面问:“弟兄们,今天要买东西么?”

       “买呀!一大早就想找你买了,没看见你。”高二狗连忙道。

       “我昨晚睡晚了,到现在才起床。”

       管事的老大边说边从袋里抽出一支烟用火点上吸了两口问:“你们今天要买什么东西吃?”

       “六包饼干,九包快餐面,六包白沙烟,剩下的钱全部买大瓶的可乐和雪碧。”

       青年男子赶紧答道,随后把昨天剩下的钱全部从窗口递了出去。

       管事的老大接过钱数了数:“总共是一百八十五块钱。好,你们等着,我马上去把东西给你们拿来。”

       等管事的老大离开后,靓仔道:“快餐面要水泡才好吃,不知有没有开水。”

       “厨房应该有开水吧!要不等老大来了问问,有就叫他帮忙拿点开水来。”

       高二狗觉得靓仔说得没错,快餐面干吃不好吃,还得要用开水泡。

        没过多久,管事的老大把大伙要买的东西全部拿了过来。

      不过这次,管事的老大没有把东西从窗口一件一件往房间里递,而是直接把房门打开,然后把东西全部提了进去。

       “老大,有开水么,快餐面用开水泡才好吃呀!”

      待管事的老大把东西在房间里的地上放好,高二狗赶紧问。

       管事的老大闻声朝高二狗看了看:“开水,你们要开水泡面是吗?”

       “是呀!”高二狗连忙点头。

       管事的老大想了一下:“开水不知厨房还有没有,我现在去厨房看看,有就给你们拿来。”

      “那就谢谢老大了。”高二狗和房间里一些人高兴地叫道。

      等管事的老大离开后,青年男子叫高二狗和靓仔把饼干和快餐面给大伙分了。

      “好呢!”高二狗和靓仔赶紧动起来。

       过了不久,管事的老大提了半桶开水进了房间,还拿了几个饭盆。

       “老大,太感谢了,不光是开水,连饭盆也给我们拿来了。”

       高二狗和房间里的一些人欢天喜地,赶紧拿饭盆泡面。

       “还是老大想得周到。来,老大,抽一支烟。”

      青年男子这时从包烟里抽出一支烟,笑着递给了管事的老大。

       “好。”管事的老大没客气接过烟从身上掏出个打火机把烟点上吸了两口,随后和青年男子聊了几句就走了。

       等面泡了五六分钟,高二狗连忙把盖在饭盆上的方便面包装纸拿开,顿时一阵诱人的香味扑面而来。

       “哇,好香呀!”有人使劲力用鼻子闻了闻。

       高二狗这时从身上的衣袋里掏出双筷子,有些迫不及待地挟起把面吃了一口,然后哇哇大叫:“哇,太美味了。”

       看到高二狗那个吃相,有买饼干的人后悔了:“唉,我当时买快餐面就好了,现在也能吃一盆香喷喷的面。”

       听到买饼干的人这么说,高二狗吃得更起劲了,同时心里在想,就你们这几个人的智商,也就只配吃饼干。

       过了不久,管事的老大进了房间,见大伙把面都吃完了,就朝桶里看了看:“去个人把饭盆洗了,我好送到厨房去。”

       “好呢!”有个人赶紧提着桶里的饭盆去洗。

       等那个人把洗好的饭盆提回来,管事的老大就出了房间,把房门锁上,然后提着装着饭盆的桶子去了厨房。

       没过多久,一个收容所的工作人员把房门打开,把靓仔叫了出去,说是他家里来人拿钱来赎人了。

       “哇,可以出去了。”见靓仔出了房间,房间里的一些人在一脸羡慕地道。

       高二狗则叹了口气:“唉,家里的人来不了,也不知要在这里关多久。”

        ……

       日子就这样,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地过了几天。

       这天上午,收容所里几百人全部被叫到院子里的空地上,说是要调整房间。

       不一会,一个长得非常帅气的收容所的工作人员,拿着一份名单,站到人群的前面开口说道:“同志们,由于所里最近增加了不少人……所以今天呢!进行一次大调整……我手里拿了份名单,我念到名字的就进一号房间。好了,我现在就开始念名单。刘勇国。”

      “到。”一个留着平头的青年男子从人群中站了起来,然后朝一号房间走去。

        “李爱国。”

        “到。”一个留着长头发长相秀气的男孩子站了起来,连忙朝一号房间走去。

        “黄俊生”

        “到。”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大叔也站了起来朝一号房间走去。

        “张富国。”

        “曹海军。”

        “夏新发。”

        “李友才。”

        “肖秋生。”

          ……

       “好了,我接下来念到名字的人进二号房间。”

       帅气的工作人员念完一号房间的三十个人的名单后,接着就念二号房间的名单。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2-23 12: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六)

       念完二号房间的三十个人的名单后,帅气的工作人员接着就念三号房间的人员名单。​

       “高二狗。”​

       “到。”​高二狗赶紧站了起来朝三号房间走去。

       在YZ收容所,像这样调整房间第一个念到名字的,往往就是这个房间里的老大,这也算是“官方”定的吧!

       高二狗打死也没想到这一辈子竟然还机会做老大。

       可不,高二狗这会就站在三号房间里神气活现,对每一个进来的人都是一声低喝:“给我蹲下。”

       被喝的人不敢反抗,只好乖乖的排队蹲好。

       没过多久,三号房的三十个人全部到齐,高二狗就一个一个地问:“你犯什么事进来的?”

        “查暂住证。”

        “查暂住证。”

        “我也是查暂住证。”

         ……

        高二狗问了十几个都是说查暂住证进来的,后来问到一个年轻人,闻到他身上有股屎臭味。

       “你犯了什么事进来的。”高二狗这时用手捏住自己的鼻子在问。

       年轻人有些吞吞吐吐:“我我我……”

       “他不好意思说,我替他说了吧!他偷看女孩子洗澡,被抓进来的。”后面的一个留着长头发的男孩子连忙说道。

       偷看女孩子洗澡,真是人才啊!高二狗和房间里的听了顿时都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高二狗又问长头发男孩子:“他是怎么偷看女孩子洗澡的?”

       “他偷看马戏团的女孩子洗澡被发现了,后来被送到了派出所。”男孩子答道。

       “原来如此。”高二狗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又问:“他身上的屎也是在派出所时拉的是吧!”

      “是呀!当时我也关在派出所。”

       男孩子连忙点头,随后接着又道:“在派出所的时候,他说他饿了,要一个漂亮女警官买盒饭给他吃。嘿嘿嘿,漂亮女警官的心肠还真好,还真的买了一盒饭给他吃……”

       男孩子讲得绘声绘色,把房间里的人听得津津有味。

       待男孩子讲完,高二狗笑道:“看来是那盒饭惹的祸,如果漂亮女警官不给他买盒饭吃,也许他就不会把屎拉在身上了。”

      说完,就要那个年轻人蹲到最后面去,免得站在前面一身屎臭把房间里的人都熏坏了。

       接下来,高二狗继续问后面的一些人犯了什么事进来的。

       大伙都说是查暂住证进来的。

       “看来大家跟我一样,都是该死的暂住证惹的祸。”高二狗狠狠地骂了一句,然后从三十个人当中选出了两个人来帮忙管理房间。

        不管是在收容所,或还是在什么其它地方,做老大的得有小弟才好做事的这个道理,高二狗还是懂的。

       高二狗挑选的两个小弟,一个是留着平头的青年人,一个是留着中分的靓仔。

       平头是YQ人,跟高二狗是同一个县的,算得上是真正老乡。

       据平头介绍他自己,以前曾当过兵,在未被遣送之前,是在GD帮人追债。

       平头的一番话,让高二狗和房间里的人对他刮目相看,厉害呀!兄弟,帮人追债。

      待大伙都从地上站起来在床上坐好后,平头跟高二狗嘀咕了几句。

       高二狗点了点头: “好。”

       “谁身上有钱呀!有钱快拿出来买东西吃。”平头这时站起身,朝着房间里的人说道。

        “身上没钱。”

        “我身上也没钱。”

        “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

         听到大伙都说身上没钱,高二狗一脸不爽:“既然大家不愿主动把钱拿出来,看来那就只好搜身了。”

       说完,就要平头和中分赶紧搜大伙的身。

       等把二十几个人的身上都搜了一遍,还真没搜到什么钱,只搜到了九十多块钱。看来这些人确实穷呀!也许身上的钱在别的房间时,就已被人家搜走。

       不过有几十块钱总比一分钱没有搜到要好是吧!

       院子里的空地上的几百人在快吃午饭的时候全部安排妥当。

       午饭,仍然是一团饭和水煮白萝卜片。

       高二狗现在虽然是三号房间的老大,但在吃的方面还是跟大伙一样,丝毫没有半点优待。

        吃完饭,在院子里的空地上休息了一会,高二狗就带着三号房间的人全部回了房间。

       作为新上任的三号房间的老大自然要表现好些,以至来博得收容所管理人员的好感。

        “老大老大,买东西。”

        在房间里休息了一会,高二狗见管事的老大过来了就连忙叫道。

        管事的老大闻声赶紧走了过来,站在窗口外面笑着问:“兄弟,卖什么东西?”

       “五包饼干,五包快餐面,三大瓶可乐。哦,对了,再给我拿些一次性杯子过来。”高二狗边说边拿了八十块钱从窗口递了出去。

       管事的老大接过钱数了数:“好呢!兄弟,你等着,我现在就去给你们拿。”说完,赶紧走了。

       很快,管事的老大提着东西过来了,然后把房门打开,把东西全部拿了进去放在地上:“兄弟,你要的东西全部给你拿来了。”

       “谢谢老大。”高二狗连忙从床上站了起来,朝着管事的老大笑道。

       “兄弟不用客气,以后要买东西尽管叫我。”

       管事的老大笑着说了一句,然后从房间里出来把房门锁上,随后就离开。

       高二狗从床上下来把买来的东西看了看:“老大够意思,还真的给我们拿来一些一次性杯子。”

        说完,从袋里拿出两包饼干和一大瓶可乐放在床上,要长头发男孩子把它给大伙分着吃了。

       “谢谢老大。”一些人拿到饼干开心地叫道。

       高二狗笑了笑:“谢就不必了,以后大伙要听话,不要给我整出什么吆喝子。不然有他的看。”

       “大伙听到没,听到就吱一声。”

       平头见高二狗发话了,自然要维护老大的威望,立即吼了一句。

       “听到了。”大伙赶紧答道,不敢有丝毫怠慢。

       在收容所,如果有谁不听房间里老大的话,轻则洗一个月厕所,重则拳打脚踢。

       高二狗这时满意笑了笑,要的就是这种恩威并施的效果,于是把手一挥:“那就快吃吧!”

       而剩下的东西当然全归高二狗所有。

       高二狗也算是一个明白人,对于棒棒和胡萝卜,以及一个好汉三个帮的道理还是懂的。

       可不,这时他给平头和中分一人拿了一包饼干,话也说得特别漂亮,好像他挺大方似的:“兄弟,剩下的三包饼干,咱们一人一包。”

        “谢谢老大。”

        “老大威武。”

       平头和中分连忙把马屁奉上。

       高二狗听了有些飘飘然,原来做老大这么好啊!被人恭顺的感觉真爽。【待续】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2-25 13:2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芥菜炒牛肉 于 2024-2-25 13:33 编辑

                               (七)

      高二狗把包饼干拆开吃了几块感觉有些口渴,就开了一瓶可乐与平头和中分一起喝。

       几个人边吃边聊。

       不一会,平头就说起了自己以前在GD怎么帮人追债的。

        高二狗听了就道:“你们够狠的呀!人家不还钱,你们就挑了人家的脚手筋。”

      “没办法,有些人你跟他好好说,他有钱也说没钱还。如果你对他凶狠一点,他有钱就会立马乖乖还上。”平头边说边端起杯可乐喝了一口。

        中分见高二狗的杯子空了就赶紧拿起瓶可乐把它倒满,然后再把平头和自己的杯子倒满道:“是的,有些人你跟他好说不管用,必须要给他来狠的。”

       “对呀!”平头拿起块饼干咬了一口。

       高二狗摇了摇头:“反正我心狠不起来,如果你要我去挑人家的脚手筋,我做不到。”

      “开始心是狠不起来……我开始也不敢呀!不过看到人家做多了,也就慢慢地适应了。”平头笑着道。

       中分端起杯可乐喝了一口问:“那你们一个能赚多少钱?”

      “这个不好说,看债追得怎么样,债追得多月收入就多,债追得少月收入就少。”平头答道。

       高二狗连忙问:“那你们的主要收入,是靠做成每一单收提成是吗?”

       “是呀!基本工资不高,一个月也就是两千多一点。”平头点了点头。

       高二狗又问:“那你们每单的提成怎么收?”

       “这要看追多少债,我们收费的标准是这样的,十万元以下,收百分之十;十万至一百万,收百分之六左右;一百万至一千万,收百分之四左右;一千万至一亿,收百分之二左右;一亿以上,收百分之一左右……”

      平头连忙把自己在追债公司帮人追债的收费标准给高二狗科普了一下。

       中分听了急忙问:“那你们的客户一般都是些什么人?”

       “有公司,也有个人。”平头答道。

       ……

       高二狗和平头他们之间的谈话,让房间里的人都竖起耳朵在听。

       毕竟帮人追债这个行业,不是人人都能涉及的。现在既然有机会了解一下,自然不愿错过。

        聊完追债的话题,平头就聊起当年他在海南当兵的事。

      聊着聊着,平头就爬在床上用一只手做了五十个俯卧撑。

       “哇,单手做五十个俯卧撑,太厉害了。”

       “不愧是当兵的,厉害。”

       ……

       房间里的人见了纷纷称赞。

       高二狗佩服得连忙竖起个大拇指:“兄弟,你太牛了。”

       “这不算什么,退伍两年了,好久没锻炼了。以前在部队的时候,单手可以做两百个。”平头从床上爬起来,脸不红气不喘地道。

        中分连忙问:“你在海南当兵,当海军是吗?”

       “是呀!”平头在床上坐下点了点头,接着又道:“98年挑选海军陆战队员,我差点被选上了。”

       “兄弟,人才啊。来,咱俩干一杯。”

        高二狗听到平头曾参加过海军陆战队员的选拔,顿时又竖起了个大拇指。

        “好,干一杯。”平头并没有因为自己当过兵有点身手就瞧不起高二狗。

       相反,他觉得高二狗这个人还不错。

       不说别的,就说剩下的三包饼干,高二狗就给了他平头一包。

       待一杯可乐一饮而尽,高二狗和平头东聊西聊,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一个下午的时间一晃就过去。

       晚饭,仍然是一团饭和一些放了辣椒粉的水煮白萝卜片。

       像这样的饭菜量,对于高二狗这样每餐都需要半斤米的人来说根本吃不饱。不过好在他今天下午在房间里吃了些饼干。

       而站在收容所的角度来讲,每餐给你们二两米吃就不错了。你们这些人每天呆在房间里不用干活,除了吃,就是睡,还想怎样?

      若要想吃好吃饱,那就赶紧叫家里拿钱来赎人,回到家去慢慢吃。

       吃完饭,高二狗同四号房间的老大聊了一会天就回到了房间。

       房间里,长头发男孩子正在跟几个人聊天。

       “也不知我们这些人要在这里关多久。”一个年轻的瘦子这时开口说道。

       长头发男孩子笑了笑:“在这里关上一两个月,若家里没人拿钱来赎人,那就送到西山农场去做半年事。”

       “妈呀!还要送到农场去做半年事,这也太倒霉了吧!”瘦子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两眼瞪得老大。

       看到瘦子一副吃惊的样子,长头发男孩子又笑了笑:“你这也算太倒霉了呀!还有比你这更倒霉的。”

      “是嘛,那快说来听听,看看是怎么更倒霉的。”瘦子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长头发男孩子清了清嗓子:“好吧!那我就跟你们说说。听说有一个GX仔,在GZ查到没暂住证,被送到ZG。在ZG关了几个月放了出来,就从ZG走路来YZ……

       GX仔原本是想从ZG走路到YZ,再从YZ爬火车回GX。因为他还认为呀!YZ应该不会查暂住证,就算查也不会像GZ那么严。

       呵呵,GX仔千辛万苦风餐露宿好不容易走了半个月的路到了YZ。谁知他还没到火车站,就被查证件给抓了,后送到西山农场去做半年事。嘿嘿,兄弟,你说他是不是比你更倒霉。”

      “妈呀!确实够倒霉的了,在ZG关了几个月,现在又要在YZ做半年事,而且还走了那么远的路。”瘦子一副不要不要的样子,因为惊讶,嘴张得可以塞两个鸡蛋。

       有人听了就问:“那他怎么不坐火车回家呢?”

       “你傻啊!他身上肯定没钱呗,有钱谁不知道坐车。”高二狗连忙接话道。

       长头发男孩子闻言笑着朝高二狗看了看:“老大说得对,GX仔身上就是因为没用钱,才花半个月时间走路到YZ。”

       “这个人也太傻了,身上没钱可以想办法呀!难道活人还会被尿憋死。”有人在觉得不可思议,世上竟还有这么傻的人。

       瘦子连忙点头:“对呢!想办法呀!如果是我的话,就去帮人做事挣点回家的车费。”

       “是呀!那个人真的太傻。”

       “见过傻的人,还没见过比这更傻的人。”

       ……

       房间里的一些人在纷纷说道。

       收容所的夜晚是寂寞的,也是无聊的。它没有外面的灯红酒绿,也没有人间的莺歌燕舞。

       大伙每晚呆在房间里除了吹牛聊天,就是睡觉。

       高二狗这时从厕所拉了泡尿回来,就坐在床上和平头聊天。

       “老大,你也是从GZ遣送回来的是吗?”平头这时笑着问道。

       高二狗点点头:“是呀!”

       “老大,你在GZ做什么工作?”平头又问。

      高二狗答道: “做了一点小本生意。”

      “做生意好呀!自己当老板,不用受别人的气。”平头连忙道。

       听到高二狗在GZ做生意,中分这时在一旁笑着问: “老大,你在GZ做什么生意。”

       “水果。”高二狗笑道。

       中分一听是做水果生意,顿时两眼放光:“哇塞,水果可是好东西呀!我最喜欢吃水果……”说着说着,口水都快流出来。

       看到中分一脸馋相,高二狗笑了笑:“你俩如果去了GZ,去找我。我让你们两个水果自由。”

       “谢谢老大。”

       “老大霸气。”

       平头和中分顿时欢天喜地,而且还不忘把马屁奉上。

       接着又聊了好一会,高二狗觉得时间不早了,就要大伙赶快睡觉。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2-25 13: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芥菜炒牛肉 于 2024-2-25 13:40 编辑

                                 (八)

       第二天早上,高二狗起床后觉得有些饿,等管事的老大来到窗口外的时候,就要他帮忙去厨房拿了三个饭盆和一些开水,然后和平头,中分一人泡了一包快餐面吃了起来。

       快餐面诱人的香味,顿时让房间里的一些人馋得忍不住在直咽口水。

       没想到平时在外面被人视为垃圾食品的快餐面,在这里倒成了美味佳肴。

       “嘿嘿嘿,这快餐面的味道不错呀!”高二狗这时边吃边故意把嘴巴咂得老响,目的就是要把房间里的人馋得口水流一地。

      平头明白高二狗的用意,就笑着朝房间里的人看了看,然后添柴加火:“是呀!这快餐面也太美味了,我还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快餐面。”

      “那是。”高二狗说完,故意把一口面吃的溜溜响。

       嘿嘿嘿,我敢保证,高二狗如果不是三号房的老大,他这时一定会被房间里的人给撕了。

       如果目光可以杀死人,那高二狗几个 早已被房间里的人用目光杀死了N遍。

       而就在高二狗几个把快餐面当成美味佳肴吃完后不久,管事的老大来到三号房把房门打开:“弟兄们,出来活动活动一下。”

       “呵呵,还有风放呀!”房间里的一些人顿时欢呼雀跃。

       很快,院子里的空地上就站满了人,大伙有说有笑。

      尤其是十几个女孩子从一个号房出来的时候,大伙的眼睛顿时亮了,齐刷刷地向她们看去,哇,好多美女呀!

       而在这十几个女孩子当中,有几个长得很漂亮。漂亮得令一些在收容所外面搞建筑的人见了,都忍不住在楼上朝她们大叫。

      “叫什么叫,再叫把你们统统抓进来。”

      管事的老大见外面那些搞建筑的人在朝美女们大喊大叫,就连忙朝他们吼道。

       外面那些搞建筑听到管事的老大的吼声,那里还敢再叫,一个个吓得不敢再出声,生怕被抓进来。

       大约过了十多二十分钟,管事的老大就叫空地上的人回各自的号房,说是放风的时间结束。​

       瘦子一回到三号房间就兴奋得哇哇大叫:“哇,我到这里来了快半个月了,今天还是第一次放风。”​

      “看你那兴奋样,不就是去外面放一次风呗,好像买彩票中了大奖似的。”​长头发男孩子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瘦子连忙道:“我说兄弟,你不兴奋呀!刚才开门的时候,你可比谁都跑得快。”​

      “是嘛,我怎么不记得了呢!”​长头发男孩子嘿嘿嘿地笑了笑,然后赶紧去上厕所。

      平头这时上了床用一只手在做俯卧撑。

      “1、2、3、4、5、6、7、8……13、14、15、16、17、18……46、47、48、49、50。”​中分在旁边帮忙数着。​

       平头做完五十个俯卧撑就不做了,说每天做五十个就行了。​

       见平头停了下来,高二狗笑道:“我也来做一下,看能做多少个。”​说完,趴在床上双手撑起做了起来。

       高二狗以前曾做过俯卧撑锻炼,只是好久没做了。

       “1、2、3、4、5、6、7、8、9、10、11……23、24、25、26、27、28……35、36、37、38、39、40。”​中分这时在旁边也帮忙数着。

     “妈呀!累死我了。”

      做到四十个的时候,高二狗实在做不动了,两手一松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中分连忙鼓掌: “老大,棒棒哒,四十个吔。”​

       高二狗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中分一眼:“棒棒哒个屁呀!平头一只手就做了五十个,我双手才做四十个。”​

       “老大,你怎么能跟平头比呢!他可是当过兵的。”​中分连忙道。

         高二狗笑了笑:“不能跟他不,那就跟你比呗。要不你也做一下,看能做多少个。”​

       “老大,别,你就饶了我吧!这个我做不了,做不了。”​中分赶紧摇了摇手。

        ……

       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

       吃午饭的时候,一个女孩子没穿裤子,只是在她的下身围了一件牛仔衣。​

       见女孩子没穿裤子,大伙纷纷朝她看去。女孩子被看得不好意思赶紧蹲在地上。​

       等吃完饭,长头发男孩子一回到房间就高兴地叫道:“哇塞,那个妹妹的大腿好白哟,看得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那你怎么不上去咬一口呢!”​瘦子笑嘻嘻地道。

       长头发男孩子连忙道:“要去你去咬呀!要我去亲一口还差不多。”​

       “哼,亲一口,你以为你是谁呀!是刘得华。”​瘦子用鼻孔哼了一声,心想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副什么德性。

       “想亲她一口也不是不可以,你给钱就行。”​

       说这话的,是那个把屎拉在身上的年轻人。​

      年轻人身上的屎,在进三号房间的当天晚上,高二狗就叫他在厕所​洗了个澡,并且还要他把自己身上穿的衣服也给洗了。

      不然,身上臭熏熏的,让整个房间里的人都受不了。

       “你的意思,她是做XJ的?”​房间里这时有人在问。

       年轻人连忙点头:“是呀!”​

       “你怎么知道,你不会是看见人家长得漂亮,就说她是做XJ的吧!”​长头发男孩子急忙道。

       年轻人笑了笑:“当然不是,我是本地人,自然知道其中一些内情。”​

       年轻人确实是YZ本地人,人长得不赖,身上穿得也不错,算得上是一个靓仔。​

      “你知道什么内情,快说来听听。”​瘦子饶有兴趣地道。

       “好。”年轻人用手​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开口说道:“不知你们留意到没有,每次送来的一些女孩子。一般没过多久,就会有人把她们从这里带出去。有些甚至是当天晚上就被人带了出去。”

      “切,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她们的家人拿钱来赎人呗。”​长头发男孩子撅了撅嘴,一脸不以为然地道。

       年轻人笑着朝长头发男孩子看了看:“你说是被家人带走了是吧!家人带走一两个还有可能。哪有一次五六个,或七八个带走的。”​

       “你的意思,是这些女孩子被一些人带到外面去赚钱了?”

       瘦子这时想了想,觉得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毕竟现在做J的不少,像有一些小巷子几十个J在那排队等生意。

       年轻人点了点头:“对呢!我认识的一些人当中,他们就曾来这里带过女孩子出去赚钱。”

       “那怎么带?”有人在连忙问。

       年轻人笑道:“给钱呗,每人一千。”

       “我靠,每人一千,那就是等于花钱把她们从这里买出去。”瘦子急忙道。

       年轻人又点了点头:“是呀!你花钱把她们从这里买出去,她们也乐意为你赚钱。”

        高二狗听到这里,就连忙开口说道:“那你怎么不花钱,从这里买几个出去赚钱呀!”

      “老大,我没钱呀!想买也买不了。”年轻人笑着朝高二狗看了看,一脸讨好地道。

        长头发男孩子这时去厕所拉了泡尿回来,听到年轻人的话就急忙道:“没钱,那你去银行贷款呀!”

       “银行贷款,那人家问你贷款干什么?你怎么说。”年轻人笑道。

        长头发男孩子哈哈一笑:“还怎么说,就说贷款来这里买妹纸出去赚钱。”

      “是呀!就说来这里买妹纸出去赚钱。哈哈哈。”房间里的人顿时哄堂大笑。

        ……

       还别说,年轻人的话还真的没瞎说。

       等到了晚上九点多钟,收容所里来了几十个被遣送的人,有男有女。

       高二狗这时趴在窗口朝外面看着:“他奶奶的,这收容所的生意也太好了吧!差不多隔两三天就会送来一批人。”

       “就是,只是苦了这些被遣送人员的家人,又要拿钱来赎人了。”中分也趴在窗口边看边道。

        平头趴在窗口看了一会就不看了,说是免得看了闹心。像这些进收容所的大都是老老实实的打工仔,真正干坏事的没抓到几个。

        看了好一会,高二狗见一个男人跟收容所的一个工作人员嘀咕了几句。

        工作人员就连忙把他带进了一个房间。

       过了不久,那个男人从房间里出来,在几个女孩子面前看了看,然后就把她们都带出了收容所。

      “我的妈呀!真的是这样呢!”高二狗看到这里简直不敢相信,这也太那个吧!

      不过后来一想这也没什么,现在的人为了赚钱,什么样的事没人干。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2-29 13: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芥菜炒牛肉 于 2024-3-1 10:06 编辑

                               (九)

      时间过得飞快,高二狗进收容所不知不觉就半个多月。

       这天早上,高二狗起床后做了一会俯卧撑,就跟平头和中分在吹牛聊天。

       不一会,管事的老大陪着收容所的一个美女管教来到​了三号房间。

       “高二狗,出来。”​管事的老大把房门打开后连忙叫道。

       “是。”​高二狗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出了房间。

       收容所里面的院子的空地上,此时已有几个人站在那里。​

      “老大,什么事?”等到了院子里的空地上,高二狗在小声地问管事的老大。

       管事的老大笑道:“你们这几个人,今天去外面做事。”​

       “真的呀!”​高二狗听了顿时眉开眼笑,苍天啊,大地呀,俺二狗终于不用每天呆在房间躺在床上了,哈哈哈。

       高二狗的想法,其实也代表很多收容人员的想法。

       在YZ收容所,其实有好多人都不愿每天呆在房间里,都想去外面做事。

      因为去外面做事,不但有饱饭吃,而且还能活动活动一下筋骨和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并说不定还会提前释放,可谓好处多多。

       但去外面做事,这也并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必须要收容所的负责人点头才行。

       很快,高二狗和院子里的空地上的几个人,在美女管教和一个男管教,另外还有两个当差的​带领下出了收容所的大门,到了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下。

       小山坡已挖平了不少,像是在打屋基地。地上还放有一些锄头,铲子和斗车。

      “你们几个人今天在这里打屋基地,挖下来的土用斗车推到那里……”

       美女管教和男管教这时站在小山坡下面的空地上连忙安排工作。等工作安排好,两人就走到一边坐在那里聊天。

       至于监督高二狗几个干活的活,则交给两个当差的来负责。

       在YZ收容所,外出做事的人,必须要有人监督,以防止他们逃跑或偷懒。

       高二狗拿把锄头在山坡上挖了一会土感觉有些吃不消。

      不是这活太累,也不是山坡上的土太硬难挖。而是高二狗这半个月来一没吃饱二没吃好,人全身上下都没有什么力气。

       看到高二狗挖了一会土锄头慢了下来,一个高个子当差的连忙道:“我说兄弟,不会吧!这才挖多久你就挖不动了。”

       “大佬,我来这里半个多月了,每餐都没吃饱,现在没什么力气呀!”高二狗边说边用锄头有气无力地又挖了几下。

       高个子当差的笑了笑:“兄弟,你今天中午回去就有饱饭吃了。”

       “是嘛,那太好了。”

       听到有饱饭吃,高二狗的身上顿时仿佛长了不少力气,锄头挖起来也有劲。

       今天来打屋基地的,除了高二狗,还有五个人,也就是总共六个人。

       两个用锄头挖土,两个用铲子铲土装车,两个推斗车,可谓分工明确。

       “快点干,不许偷懒。”一个矮个子当差的见一个用铲子铲土装车的人停了下来想偷个懒,就朝他大声叫道。

       那人一听赶紧用铲子铲土,不听不行呀!现在能来外面做事,已是祖坟冒青烟。

       也不知干了多久, 美女管教就叫高二狗几个休息一下再干。

       休息的时候,高个子看见旁边一栋正在建的房子,有几个人正在楼上搞外墙粉刷。

      几个搞粉刷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昨天被管事的老大吼的那几个人。也就是昨天上午在楼上冲着收容所里面的十几个女孩子大叫的那几个搞建筑的人。

      休息了一会,美女管教就叫高二狗几个继续干活。

       干了一阵,高二狗感觉有些又渴又饿,就连忙把锄头放下,走到一旁拿起把水壶倒了一碗水喝。

      一碗水下肚,高二狗感觉好受了些。毕竟没吃早餐就来干活,肚子里空空的不难受才怪呢!

      中午十二点,美女管教和男管教带着高二狗几个打屋基地的人准时下班。

       高二狗几个回到收容所的时候,院子里的空地上正坐满人在那吃饭。

      “你们几个做事的快去厨房拿饭。”管事的老大见高二狗几个回来了,就连忙朝他们说道。

      “好。”高二狗和几个做事的赶紧朝厨房跑去。

       厨房在院子一侧最里面的一个房间,高二狗到那里的时候,看见厨房的窗口前放了几盆饭菜。

       “饭菜够吃了么?”高二狗端起一盆饭菜的时候,厨房的大师傅笑着问道。

       高二狗连忙答道:“够吃了,够吃了。”

       当然够吃了啦!那一盆饭少说也有半斤米,而且上面还打有不少的菜。

       菜虽然也是白萝卜片,但那是放了油煮的,而且里面好像还有好几块猪肉。

       当然,辣椒粉也是少不了的。

       在HN,几乎所有的菜都少不了放辣椒。不是辣椒粉,就是辣椒干,或要不就是青辣椒。

        无辣不欢,早已成了HN人的标签。

        高二狗心里美滋滋的端着一盆饭菜回到院子的空地,在三号房间的人吃饭坐的地方坐了下来。

       “哇,老大,你的饭菜这么多呀!”中分见高二狗端着一盆满满的饭菜,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惊叹。

       高二狗嘿嘿嘿地笑了笑:“是呀!今天中午终于可以吃饱了。”说完,赶紧往嘴里扒了口饭,然后挟起块猪肉嚼了嚼,妈呀!太好吃了,好久没吃到猪肉。

      “老大,你还有猪肉吃呀!快给我一块。”平头连忙大叫。

       中分在一旁听了也跟着大叫:“老大,我也要吃。”

       “好好好,你俩每人吃一块。”高二狗笑呵呵地给他俩每人挟了一块猪肉。

        中分接过高二狗给他的一块猪肉连忙往嘴里一塞,随即嚼了几下,然后哇哇大叫:“哇,太好吃了,简直是人间美味。”

      “嗯,真香。”平头也连忙挟起块猪肉一口吃了下去。

       中分和平头的话让旁边的一些人馋得不要不要的。尤其是瘦子这时涎着脸,朝高二狗说道:“老大,也给我一块呗。”

      “去去去,我总共才几块,你也要一块,我不吃啦!”高二狗一脸不爽,你也要吃,你以为你是谁呀!

       中分吃了一块猪肉心情大好,笑着问:“老大,你今天在外面做事是吗?”

       “是呀!打屋基地。”高二狗边说边又挟起块猪肉往嘴里嚼了嚼,他奶奶的,这猪肉也太好吃了,如果餐餐有吃就爽了。

       平头听了连忙问:“在哪里打屋基地?”

       “就在这收容所的旁边不远。”高二狗答道。

       平头又问:“你们一共有多少人,辛不辛苦?”

       “六个人,辛苦倒是不太辛苦,就是以前在这里每餐没吃饱,干起活来没什么力气。”高二狗笑道。

       中分闻言连忙道:“没吃饱饭肯定没什么力气干活呀!老大,你现在可以吃饱饭了。”

       “是呀!”高二狗点了点头,随后往嘴里扒了一口饭。

        ……

       吃完饭,大伙在院子里的空地上休息了一会,就回到了各自的号房。

        高二狗没有回三号房间,而是被管事的老大把他和几个做事的人单独关在一个号房。

      “哇,这房间是空的没人睡呀!”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一进房间,就连忙叫道。

        高二狗点了点头:“是呢!”

       大叔跟高二狗一样,今天上午在打屋基地的时候,也是在拿锄头挖土。

       大叔有力气,上午挖土的时候一挖就是一大块。

       不然,如果像高二狗那样有气无力的挖,那两个拉斗车肯定没土拉。

       所以,高二狗对大叔颇有好感。

       由于房间没人睡,几个在外面做事的人此时都非常兴奋:“哇,我们几个人睡一个房间,欧耶。”

        “是哟,爽呀!”

         ……

        高二狗这时爽不起来,自己在三号房的时候是老大,有小弟使唤。

       如今到了这里什么都不是,都是外出做事的份。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2-29 13: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

      下午两点,高二狗几个就被叫出房间去干活。​

       活还是今天上午的活,依然是打屋基地。​

       由于今天中午吃饱了饭,再加上在房间里又休息了一会,高二狗这时把锄头挥得虎虎生风,感觉浑身是劲。​

       “兄弟,你这才像干活的样子嘛,看看你今天上午干得有气无力的,就好像几天没吃饭一样。”​

       高个子当差的在一旁见高二狗在一个劲地猛挖,就忍不住笑着说道。

       高二狗放下锄头笑了笑:“本来就没吃饭呀!不,应该是说半个月都没吃饱。”​

      “是呀!来了半个月,我也没有吃过一吨饱饭。”大叔这时在一旁插话道。

       高个子当差的闻言道:“那现在你们可以吃饱饭了呀!哦,对了,今天中午你们吃饱没,如果不够吃,你们可以跟厨房的大师傅讲,要他加点饭。”

       “真的呀!”高二狗连忙问,同时心里在想,如果真能加饭那就加一点,分给平头和中分吃也好呀!毕竟他俩叫我老大。

        高个子当差的笑着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呀!难道我还会骗你们不成。”

      “那我今天晚上回去加一点饭。”高二狗说完,拿起把锄头又是一阵猛挖。

        猛挖了一阵,高二狗感觉有些口渴就去一旁倒水喝。

       在喝水的时候,高二狗看见小山坡下不远处有一颗柑橘树,树上挂满了果子,有些已经带黄了看来是熟了。

       “大佬,那颗柑橘树的柑橘可以摘下来吃么?”

      喝完水,高二狗赶紧回去挖土,并且一边挖一边问高个子当差的。

      高个子当差的听了朝不远处的那颗柑橘树看了看:“最好别摘,免得惹麻烦。”

       “惹个屁麻烦,这个小山坡都要挖掉了。依我看呀!那颗柑橘树肯定是没人要的了。”大叔这时开口说道。

       高二狗连忙点头:“是呀!那颗柑橘树肯定是没人要了,等一下休息的时候我去摘几颗来吃。”

       对于高二狗边干活边说话,美女管教和男管教都没出声制止。或许在他俩看来,干活说说话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手脚不停下来就行。

       也不知干了多久,美女管教就叫高二狗几个休息一会再干。

       休息的时候,高二狗和大叔真的去到那颗柑橘树上摘了些柑橘回来。

       也许那颗柑橘树真的没人要了,高二狗和大叔去摘柑橘的时候,美女管教和男管教见了都没阻止他俩。

      下午六点还没到,美女管教和男管教停止了吹牛聊天,叫大伙收工。

       收容所里面的院子的空地上,高二狗几个回去的时候,地上已坐满了人,大伙都在等着吃饭。几个当差的正在忙着给他们分饭菜。

       高二狗这时心里在暗暗庆幸,他奶奶的臭皮蛋,多亏俺二狗福大命大造化大已去外面做事了。不然,现在还得要和他们一样每餐吃二两米饭要死不活的。

       “大师傅,给我加点饭呗。”

       在厨房端饭的时候,高二狗要厨房的大师傅帮忙加点饭。

       “行,只要你吃得完,加饭是没问题的。”

       厨房的大师傅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中年人,赶紧给高二狗加了一些饭菜。

        当高二狗端着满满的一大盆饭菜走到平头和中分的身边时,他俩顿时惊呆了:“老大,你也太猛了吧!吃这么多。”

      “老大,你这盆饭菜比今天中午还要多呀!”

       “我这不是看你俩不够吃么,所以就多打了一些饭菜来分给你俩个吃。”高二狗边说边在地上坐了下来。

       平头和中分一听有饭菜分给他俩吃时,顿时开心得不要不要的:“谢谢老大。”

       “老大威武。”

       不过高二狗并没有马上给平头和中分的饭盆里分饭菜。而是等几个当差的把他俩的饭菜在饭盆里都打好了,才给他俩每人分了一些饭菜。

       平头这时挟起一块高二狗分给他的猪肉吃了一口:“嗯,太好吃了。”

       “萝卜也好吃呀!”中分吃了几片高二狗分给他的白萝卜。

       白萝卜片当然好吃啦!和猪肉一起煮的。不但放了油,而且还放了辣椒粉和调味品。

       “好吃,那我明天再分一点给你俩个吃。”

       高二狗边说边从裤袋里拿出两个柑橘,递给了平头和中分。

       “哇,柑橘呀!”中分接过一个柑橘喜欢得不得了,这可是稀罕物呀!是从到了这里不要说吃了,连见都没见过。

       平头拿起个柑橘看了看,然后笑着问:“老大,这哪来的?”

       “在外面摘的。”高二狗往嘴里扒了一口饭,口齿有些不清地道。

        中分急忙问:“外面摘的,没人看见呀!”

        “没人看见呀!在我打屋基地的那个地方,有颗没人要的柑橘树,我就是在那里摘的。”高二狗吃了一口菜,笑呵呵地道。

       平头闻言连忙道:“老大,既然没人要,那你明天多摘些回来吃。”

        “好。”高二狗连忙答应。

       不过高二狗说的那颗柑橘树,在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它的原主人摘了精光。

        吃完饭,大伙把饭盆都拿到水管下洗了,然后在院子里的空地上休息了一会,就回到了各自的号房。

       高二狗回到几个做事的人住的那个号房里的时候,大叔和几个做事的人正坐在床上聊天。

       “靓仔,你是哪里的?”见高二狗进来,大叔连忙问。

       高二狗答道:“YQ。”

       “哦,你是YQ的呀,我是DA的。”大叔笑道。

       聊了一会,高二狗发现几个出外面做事的都是YZ人,只是不同一个县而已。

       第二天上午,高二狗几个仍然是去打屋基地。

       不过今天,高二狗没有再挖土,而是改推斗车。

      推了一会斗车,高二狗去小山坡下一个较偏僻的地方拉了泡尿。

       在回来的时候,他看了一下那颗柑橘树,发现树上的柑橘都已被人摘掉了。

       推斗车其实比挖土也轻松不了多少。

       高二狗推了一上午的斗车,感觉两者相差不远,一个往下用力挖,一个用力往前推。

       中午,吃了午饭不久,管事的老大叫高二狗几个出外差的,也就是几个在外面做事的人,去各个号房把里面的被子都拿出来放在院子里的空地上晒晒太阳。

       HN的十月,天气已有些凉了,晚上需要盖被子。

       高二狗和几个出外差的先是把八九个男的号房里的被子都拿到院子里的空地上晒上,然后去女的那个号房拿被子晒。

       不过在女号房拿被子的时候,高二狗看见被子上有一些渍痕,就像男人在被子上画地图那样。

       高二狗当时有些惊讶,女的怎么也会这样呢!

       等被子都拿出去后,一个年龄大约二十岁左右的漂亮的女孩子拿了个杯子,要高二狗帮忙去厨房打一杯开水。

      “好。”高二狗接过杯子屁颠屁颠的赶紧去了。

       没过多久,高二狗去厨房打来一杯开水,从窗口递给了那个漂亮的女孩子。

      “谢谢帅哥。”女孩子接过杯水,朝着高二狗嫣然一笑。那一笑,简直跟杨贵妃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有得一拼。

       哇,好美,高二狗当时惊呆了,口水都快流出来。

       女孩子是昨晚被遣送过来的,与她一同遣送过来的,还有几个漂亮的女孩。

       不过那几个女孩,昨晚就被人从收容所里带了出去。

       而这个女孩子,昨晚那些人本来也打算把她带走的。但女孩子没同意,说自己会要家里的人拿钱来赎人。

       在YZ收容所,外面的人拿钱来赎人也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她本人必须要自愿跟你走。

       如果不自愿强行带走,那属于违法行为,收容所也不会答应。【待续】

       另注:故事情节的节奏有些快,毕竟这不是小说,算是记叙文吧!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3-21 16:3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下午,高二狗几个去外面干活还是打屋基地。

     高二狗仍然是推斗车。

     对于斗车,高二狗并不陌生,以前在GD打工的时候,曾在工地上干过几个月。

      高二狗此时拉了一斗车土去倒了回来,趁着在往斗车里装土的时候,同一个留着寸头用铁铲往斗车里装土的年轻人在聊天。

      “靓仔,听说你SP的阳山,现在已是旅游风景区了是吗?”高二狗这时笑着问。

       寸头往斗车里铲了一铲土,然后站起身子用手捏住自己的鼻子甩了把鼻涕道:“是呀!YZ在前两年把它划为了风景旅游区。”

       “那山上都有些什么好玩的呢?”高二狗又笑着问。

       阳山虽然离YQ只有一两百里路,但高二狗还从来没去那里玩过。

        寸头连忙道:“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玩的,主要是露营观星空和仲夏看云海。”

      “呵呵,我还以为山上有寺庙呢!”高二狗笑了笑,看来阳山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

       等斗车的土装满,高二狗连忙拉着一斗车土走了。

       由于每餐都有饱饭吃,高二狗几个此时干活都很卖力,没人愿意偷懒。

       要知道,像这样出来做事可是美差,收容所里好多人想来还来不了呢!

      正因高二狗几个卖力干活,两个当差的乐得在一旁省了不少心。

       而美女管教和男管教则不管这些,他俩只负责每天带多少人出来和带多少人回去。

       休息的时候,高二狗到了小山坡下那颗柑橘树下,经过一阵大海捞针式的仔细察看,终于在树上发现了两个柑橘。

       嘿嘿,看来俺二狗的运气不错呀!高二狗连忙把树上的两个柑橘摘掉。

       下午六点还没到,美女管教和男管教又结束了吹牛式的聊天,叫高二狗几个收工。

       收容所里面的院子的空地上,此时已坐满了人,大伙在叽叽喳喳地等待开饭。

        高二狗回到收容所赶紧去水管下洗了手,然后去厨房端饭。

       “靓仔,要加饭吗?”高二狗在厨房端饭的时候,厨房大师傅笑着问。

        高二狗连忙点头:“加。”

       “你的饭量不错呀!每餐都能吃这么多。”厨房大师傅边说边给高二狗加了些饭菜。

       高二狗每餐加些饭菜,当然不全是为了自己吃。而也是为了分一些给平头和中分吃,毕竟他俩每餐吃二两米饭吃不饱。

       而三号房间,是从高二狗离开后,平头顺理成章的成了该房间的老大。

       当高二狗端着一大盆饭菜走到平头和中分的身边时,他俩坐在地上每人端起盆饭已吃了起来。

      “来,给你俩个每人分一点饭菜。”高二狗边说边在平头和中分的身边坐了下来。

       “谢谢老大。”

       “老大霸气。”

       平头和中分赶紧接过高二狗分来的饭菜,开心得不要不要的。

        高二狗笑了笑:“现在我不是三号房间的老大了,你俩不用再叫我老大。”

       “那怎么行,一日为老大,终生为老大。”中分往嘴里扒了口饭学着电视剧里一些帮派人说话的语气连忙道。

        平头挟起块高二狗分给他的猪肉往嘴里嚼了嚼:“是呀!你在我俩个人的心中永远是老大。”

        “嘿嘿,你俩个臭小子,还真够哥们义气。”

        高二狗这时有些飘飘然,他奶奶的,被人恭顺的感觉真爽啊!

        ……

       吃完饭,大伙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的空地上休息了一会就回到各自的号房。

        高二狗回到房间撒了泡尿出来又到了院子里的空地上。

       在YZ收容所,也只有那些出外差的,也就是在外面做事的人,他们吃完饭后可以在院子里自由活动,不用呆在房间里不许出来。

       哦,对了,还有几个出内差的,他们吃完饭后也可以在院子里自由活动。

       “帅哥,帮我打杯开水。”

       高二狗刚到院子里的空地上不久,忽然听到女号房有人在叫他,于是连忙转身一看,见是昨天要他帮忙打开水的那个漂亮女孩,就赶紧走了过去笑道:“美女,要打开水是吧!”

       “是呀!”女孩子嫣然一笑。

       那一笑,使高二狗如沐春风似享夏凉。

       说实话,高二狗对女孩子的印象挺好。

       女孩那精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迷人的笑靥,以及一双清澈如潭的美目和凹凸有致的身材,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心生爱意。

       很快,高二狗从厨房打来一杯开水,把它从窗口递给了女孩子。

        “谢谢帅哥。”女孩子接过杯开水,朝着高二狗又是嫣然一笑。

        那一笑,简直把高二狗的魂都勾走。

       高二狗傻傻地呆了好一会才猛地回过神来,喃喃地道:“不用谢,不用谢。”

       女孩子并没有因为高二狗刚才有些失态感到好笑,而是朱唇轻启,声如莺啼:“帅哥,听你说话的口音,你是YQ的是吗?”

        “是呀!”高二狗赶紧点头。

        女孩子浅浅一笑,脸上露出两个迷人的小酒窝,接着朱唇又启:“我也是YQ的,是A镇的。”

      “你是A镇的呀!我是B镇的。”高二狗闻言大喜,A与B镇是隔壁邻镇,两者之间相隔没有多远。

       女孩子听了又是一个迷死人不用偿命的笑靥:“你是B镇的,那你去县城要经过我A镇呀!”

      “是的,是的。”高二狗点头如捣蒜。

       由于高二狗和女孩子是隔壁邻镇的,两人的关系一下就拉近。

       高二狗后在交谈中得知,女孩是在GZ某美容院学习美容,也是因为查暂住证被遣送回来的。

       女孩虽然已打电话叫家里的人拿钱来赎人。但她的家人都在CS做生意一时走不开,要过几天才能拿钱来赎人。

       同时,高二狗也知道了女孩有一个好好听的名字,而在她的名字里有一个娟字。

       为了便于文中称呼,接下来姑且称女孩为娟娟吧!

       高二狗和娟娟聊了好一会才依依不舍地离开。而且在离开时,他拿了个柑橘给娟娟吃。

       高二狗给娟娟的那个柑橘,就是他今天下午在柑橘树上摘的那两个,其中一个他在回收容所的路上给吃掉。

       娟娟当时接过高二狗递过来的柑橘喜欢得不得了,女孩子嘛,没有几个不喜欢吃水果的。

       那一晚,高二狗做了个梦,梦见与娟娟一起手牵手沿着桃花盛开的溪流而上……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3-21 16: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第二天上午,高二狗几个依然是去打屋基地。​

      不过今天​,高二狗没有再推斗车,而是和大叔在用铁铲往斗车里装土。

      “大叔,你DA的武术是不是很厉害呀?”

      高二狗这时一边往斗车里装土一边在问大叔。

       “是很厉害呀!”大叔点了点头,接着往斗车里铲了一铲土道:“打不过东安,唱不过祁阳,这句话你听说过么?”​

       “听说过。”​高二狗见斗车的土装满了就要寸头快把它拉走。

       大叔这时把手中的铲子放下,往手掌心吐了些口水搓了几下,然后拿起把铲子往另一辆空斗车铲土:“东安是武术之乡,每年都会进行武术比赛。”

      “是嘛,那你应该也会几招吗?”​高二狗边说边拿起把铲子也在往空斗车里铲土。

       大叔笑了笑:“小时候学过几招,现在基本上都忘了。”​

        “不会吧!怎么就给忘了呢!”​高二狗有些不相信,小时候学的东西怎么现在就都给忘了。

        大叔连忙道:“习武跟唱歌一样,要每日练习……不是有句老话说么,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哦,我明白了,也就是说你长大了,就没再练武了是吗?”​高二狗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大叔点了点头:“是的,长大后为了生活外出打工,那里还有时间练武。”​

       ……

       高二狗和大叔边干边聊,一上午的时间一晃而过。

       中午十二点,美女管教和男管教带领高二狗几个打屋基地的准时收工。​

       收容所大门口旁边的一家商店,高二狗收工经过那里的时候,用在三号房间搜来剩下的十几块钱,买了一瓶不大不小的可乐和两包饼干。​

       收容所里面的院子的空地上,此时已坐满了人,大伙都在等饭吃。

       说实话,像这些每天呆在房间没去外面做事的人,每餐吃二两米饭纯属是保命不饿死。

       当然,在收容所里面是绝对没有饿死人这一说的。

       高二狗一回到收容所就赶紧把瓶可乐和两包饼干拿回号房,然后去厨房端饭。

       像往常一样,高二狗在厨房端饭的时候,依然要厨房大师傅帮忙加了一些饭菜。

       不过今天中午,高二狗端着满满的一大盆饭菜走到院子里的空地上时,没有像往常一样去给平头和中分先分些饭菜,而是先给娟娟分了一些饭菜。

      娟娟饭量不大,每餐二两米饭已够吃了,所以高二狗在给她分饭菜的时候,她只要了菜没要他的饭。

      毕竟高二狗吃的菜要比娟娟吃的水煮白萝卜要好是吧!

      以至后来,高二狗去给平头和中分分些饭菜的时候,只有饭没有菜,招来他俩不满,说老大重色轻友,把菜都分给漂亮的妹妹吃了。​  

       高二狗当时听了笑道:“什么漂亮妹妹不妹妹的,那个女孩子跟我是一个地方的。”​

       “真的呀!你没骗人。”​平头和中分听了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

       高二狗连忙点头:“当然是真的,难道我还会骗你两个不成,她是我隔壁村的。”​

       高二狗把隔壁镇说成隔壁村,目的就是要平头和中分​别乱说免得影响不好。

       影响个卵呀!在收容所除了管事的领导闲得蛋疼地管你一下,其他的人才懒得管你呢!管你泡妞也好,泡猪也好。

      “老大,既然她是你邻村的,那你就近水楼台先得月,把她搞到手。”平头吃了口菜笑呵呵地道。

       中分往嘴里扒了口饭,然后朝高二狗挤了挤眼:“是呀!老大,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像这样漂亮的妹妹可不要错过了。”

       “你俩个说过什么呢!搞得我好像要泡她似的。”高二狗被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就赶紧解释。

      不过高二狗这话说得有些口是心非,而且没过多久他就打了自己的嘴巴。

       吃完饭,大伙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的空地上休息了一会就回到了各自的号房。

       高二狗回到房间去厕所拉了泡尿,然后拿起瓶可乐和两包饼干出了房门,朝女的那个号房走去。

      “娟娟,给你瓶可乐和两包饼干吃。”等到了女的号房,高二狗站在窗口外朝房里叫道。

      娟娟一听到高二狗说送东西来给她吃,就赶紧从床上站起走到窗前开心地笑道:“你怎么会有可乐和饼干呢!”

      “我这不是担心你每天吃不好,给你买些零食吃呗。”高二狗实话实说没有感觉什么不好意思。

       毕竟收容所的生活也确实不好,每餐都吃水煮白萝卜嘴里都快淡出鸟来。

       当然,高二狗这么做也是有动机的,那就是想讨得娟娟的欢心,谁叫他有些喜欢上人家了呢!

      “谢谢,太感谢你了。我来这里两三天了,每餐都是水煮白萝卜饭都吃不下。”娟娟连忙接过高二狗从窗口递进来的可乐和饼干。因为太开心,一张俏脸此时变得更美丽动人。

       娟娟没有拒绝高二狗给的东西,这不是她贪小便宜。而是在这个地方,实在让人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不是吧!餐餐水煮白萝卜让人吃不下饭。现在有人好意给你送来一些吃的东西能不要吗?

       高二狗笑了笑:“不用客气,毕竟咱俩是一个地方的,我能关照你一下也是应该。”

       “嗯。”娟娟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赶紧把可乐和饼干放在自己睡觉的那个地方。

       而此时,女号房的大姐大笑着开口说道:“靓仔,你和美女既然是一个地方的,那以后你就要对我这个房间多关照一下。”

      “那是必须的,如果以后你们需要打开水,或者买东西什么的尽管找我。”高二狗连忙点头答应,同时心里乐开了花,能为你们这些美女们效劳,嘿嘿,这可是俺二狗前世修来的福气。

       女号房的大姐大满意地笑了笑:“好,那就一言为定。”

       女号房的大姐大,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美妇,人长得丰腴,个头也有那么高,女号房的人都叫她大姐刘。

        高二狗把瓶可乐和两包饼干送给娟娟后,站在窗口外跟娟娟聊了一会就离开。

       毕竟站在女号房的窗外站久了影响不好。

       等高二狗走后,娟娟赶紧拿着瓶可乐和包饼干走到大姐刘的面前笑道:“大姐,请你喝可乐和吃饼干。”

       “好。”大姐刘没有推辞,要一个小妹把瓶可乐开了和包饼干拆了,然后拿个杯子倒了半杯可乐喝了一口,接着拿起两块饼干吃完,随后对娟娟说道:“你也吃吧!”

      “谢谢大姐。”娟娟听了也赶紧拿了块饼干吃了起来。

       可乐和饼干虽然是高二狗买给娟娟吃的。但东西到了这里,一切都是大姐刘说了算。

        好在娟娟明事理,知道在这个地方哪些人是不能得罪的。

       当然,大姐刘也不是白吃娟娟的东西。这不,她不但马上把娟娟收为小妹。而且还把娟娟原先睡觉的中间位置安排到了前面去,也就是挨着她大姐刘睡觉的地方去睡。

       要知道,在收容所,每个号房里靠近门口和窗口的那个床的位置,绝对都是房间里的老大睡的,别的人想都不要想。

       若要问为什么,我的回答是,因为那个地方最好,不但光线好,而且还通气。

       而娟娟有了大姐刘的关照,在女号房里自然就不会被别人欺负。

       下午两点,高二狗几个出外差的准时外出打屋基地。

      干了一会,山坡上的土里出现了一些砖石,两个挖土的在骂骂咧咧。

      “我靠,也不知那个乌龟王八蛋倒了一些砖石在这里,害得老子一点都不好挖。”一个拿锄头挖土的中年胖子这时在骂道。

      “是呀!土里全是砖头挖不动,老子的手都被砖石震疼了。”另一个拿锄头挖土的年轻瘦子也连忙说道。

       高二狗闻言笑道:“这说明你两个人的运气太好了。嘿嘿,我第一天挖的时候全是土,没有一点石头。”

     “靓仔,这说明你的手气好呀!”

      胖子放下锄头用手擦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汗,然后转过身朝高二狗说道。

       高二狗听了嘿嘿嘿地笑了笑没作声,见山坡上挖下来了一些泥土,就赶紧用铲子往斗车里铲土。

       不过好在砖石只是一层,把那层砖石挖了下面全是土。

       休息的时候,男管教拿了包白沙烟叫高个子当差的给大伙发了,说是这两天大伙干活表现不错给包烟奖励一下。

       高二狗虽然不吸烟,但此时接过高个子当差的递过来烟对上火也有模有样地抽了起来。

       抽完烟,大伙继续干活。【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3-22 18:3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芥菜炒牛肉 于 2024-3-23 09:41 编辑

                                        (十三)

       下午六点还没到,美女管教和男管教像往常一样叫高二狗几个收工。​

       收容所里面的院子的空地上​,此时已坐满人,大伙都在等饭吃。几个当差的像往日一样在忙着给大伙分发饭菜。

       高二狗进了收容赶紧去水管下洗了个手​。毕竟在外面做事手脏了,不洗洗就去吃饭总感觉有些不卫生。

       还是老规矩,​高二狗在厨房端饭的时候,依然要厨房大师傅加了些加饭菜。

       不过今晚的菜可不是白萝卜片,而是辣椒炒猪肉。

       嘿嘿,这可是​自从进收容所以来最好一顿饭菜,高二狗和几个做事的人当时乐得在一个劲力傻笑。

       说实话,辣椒炒猪肉,在YZ收容所对高二狗几个做事的人来说,绝对称得上是美味佳肴。同时也是收容所对他们的天大恩赐。

       高二狗后来才知道,原来YZ收容所每个月会给那些当差的和出外差的(外面做事的)加两次餐,一次是月中十五,一次是月底三十号。

       而今天是十一月三十号,正是加餐的日子。

       当然,收容所加餐,不只是给当差的和出外差的人加餐。而是也给收容所里面的所有工作人员加餐,包括领导和管教。

       不过收容所的工作人员加餐,他们除了在所里大吃一顿外,每人还会分几斤猪肉拿回家。

      据说,收容所每次加餐都会去外面买头两三百多斤大肥猪给宰了。而那些没吃完的猪肉,收容所里面的十几个人就给分了,上至领导所长,下至普通工作人员。

       高二狗这时心里美滋滋的端着一大盆饭菜走到院子里的空地上,然后屁颠屁颠的到了娟娟的身边笑道:“哎呀,今天晚上的菜太好了。来,快分些菜给你吃。”

       “辣椒炒猪肉呀!”娟娟闻声连忙往高二狗的饭盆里一看,顿时一脸惊喜地道。

        高二狗连忙笑着点头:“是呀!我来这里快二十天了,还是第一次吃。”

      “那你快就分些菜给我呗,我最喜欢吃辣椒炒猪肉了。”娟娟没跟高二狗客气,说着说着口水都快流出来。

      “好。”高二狗赶紧给娟娟分些菜。

      “够了够了,再分你就没得吃了。”

       娟娟见高二狗给她差不多分了一大半的菜,就连忙要他不要再分了。

       高二狗笑了笑:“我没有菜了不要紧,再去厨房打,厨房还有蛮多菜。”

       “真的呀!”娟娟连忙笑着问。

        高二狗点了点头:“是真的。”

       而此时,大姐刘在一旁笑道:“靓仔,你只给美女分菜吃,就不给我分一点。”

       “好,那我也给你分一点。”高二狗看在娟娟的份上,也给大姐刘分了一些菜。

      不过高二狗在给大姐刘分了一些菜后,饭盆里剩下的菜已不多了,于是就去厨房碰碰运气看还能不能加菜。

       没想到厨房大师傅还真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一听到高二狗说要加菜,二话没说就给他加了一大勺的菜,并且还笑着问他辣椒炒猪肉的味道如何。

      “太好吃了,这是我来这里吃过最好吃的一顿饭。”高二狗说完,赶紧端着盆饭菜走了。

        院子里的空地上,三号房间的人吃饭坐的地方,高二狗到那里的时候,平头和中分已端起盆饭菜坐在那吃了。

      “呵呵,今晚的菜不错。来,分些给你俩个吃。”高二狗一到平头和中分的身边,就连忙笑呵呵地道。

      平头一听赶紧站起身来朝高二狗的饭盆里看了一下,随即大叫:“哇,辣椒炒猪肉呀!我的最爱。”

      “什么,辣椒炒猪肉。”中分听了嗖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笑着朝高二狗的饭盆里看了看,然后迫不及待地道:“老大,快,快分些菜给我吃。”

      “好好好,我现在就分给你俩个吃。”高二狗边说边在地上坐了下来,然后赶紧给平头和中分分了一些菜。

       中分这时挟起块高二狗分给他的猪肉往嘴里嚼了几下,随后哇哇大叫:“哇,太好吃了,简直是绝美佳肴。”

      “是呀!人间珍品。”平头也挟起块猪肉往嘴里嚼了嚼,一脸满足的表情。

       高二狗往嘴里扒了口饭,接着挟起块猪肉一口吃了,随后眉色飞舞地道:“来了这么久,终于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了。”

      “是呀!辣椒炒猪肉,想都不敢想。”平头又挟起一块猪肉往嘴里嚼了嚼,妈呀!太好吃了。

       中分也又挟起块猪肉一口吃了,然后往嘴里扒了口饭嚼了一会:“老大,怎么你有辣椒炒猪肉吃,我们就没有呢!”

      “你傻啊!老大在外面做事,他的生活能跟我们一样吗?”平头瞟了中分一眼。

       中分连忙点头:“对,老大在外面干活,他吃的肯定跟我们不一样。”

        ……

       吃完饭,大伙像往常一样在院子里的空地上休息了一会就回到了各自的号房。

       高二狗回到几个做事的人住的号房的时候,大叔和寸头,胖子他们正在开心地谈论今晚的饭菜。

       “我靠,来了这么久,今晚这顿饭菜是吃得最好的了。”大叔这时在笑呵呵地道。

       寸头连忙点头:“是呀!辣椒炒猪肉,我想都不敢想。”

      “嘿嘿,我今晚那盆饭是菜多饭少,吃得我都爽死了。”胖子说着说着打了饱嗝。

       ……

       几个人在不停地说笑着,好像是在某五星级酒店吃了一顿大餐一样。

       第二天上午,高二狗几个出外差的依然是去打屋基地。

       不过高二狗今天没用铲子铲土装车,而是和大叔一起在挖土。

       今天的土好挖,不像昨天胖子和瘦子挖的那样有石头。

        挖了一会,旁边来了个卖包子面包早点的。

      “老板,有肉包子卖吗?”高二狗早就饿了,见来了个卖早点的就想买两个包子吃。

       卖早点的女的一听赶紧答道:“有呀!一块钱一个。”

      “那就给我来两个。”高二狗马上把手中的锄头放下走了过去。

       大叔见高二狗去买包子,于是就连忙大叫:“靓仔,你买包子,也给我买一个吃。”

      “是呀!靓仔,你买包子吃,也要给我们每人买一个吃。”寸头,胖子和瘦子这时也在一旁跟着大叫。

       高二狗听了一脸爽快地道:“好,那就请你们每人吃一个包子。”

       高二狗看得开,如果自己不是在三号房间做老大,身上的五十块钱早就被人搜去。

      “谢谢靓仔。”大叔,寸头和胖子他们赶紧走了过去一人拿了包子开心地吃了起来。

      当然,高二狗也给两个当差的一人拿了一个包子。

       至于美女管教和男管教,高二狗就顾不得那么多了。说不定就算给他俩买了,他俩也未必会吃。

      吃完包子,大伙赶紧干活。

      由于刚才吃了个包子,大伙干活有说有笑。

       “靓仔,你身上怎么还有五十块钱呢!我身上的百多快钱,在进收容所的第二天晚上就被人搜去了。”大叔这时一边挖土一边同高二狗说道。

       高二狗笑了笑:“我这五十块钱也差点被人搜去了……好在那天有几个人主动拿钱出来买东西吃……我当时也拿了三十多块钱出来买东西吃。”

      “这么好呀!还有人主动拿钱出来买东西吃。”大叔听了一脸羡慕,心想我当初要是跟你关在一个房间就好了,那身上的一百多块钱就不会被人搜去。

        ……

       休息的时候,男管教又拿了一包白沙烟出来,叫高个子当差的给大伙发了,并还说大伙活干得不错,从今天起每天给大伙一包烟抽,同时希望大伙要更加好好干,争取早日被释放。

       听到可以早日被释放,高二狗几个顿时开心死了。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4-3-22 18:4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中午十二点,美女管教和男管教带着高二狗几个打屋基地的人又准时下班。

       收容所里面的院子里空地上,此时依旧像往日一样坐满了人在等待开饭。

       高二狗一进收容所就赶紧去水龙头下洗了洗手,然后去厨房端饭。

       “哇,今天中午还是好菜呀!”高二狗在厨房端饭的时候惊喜地发现,饭盆里的菜除了辣椒炒猪肉,还有蒸的猪肉和一些猪小肠什么的。

      “怎么样,今天中午的生活够可以吧!”厨房大师傅主动给高二狗加了一些饭菜,然后笑着问他。

       高二狗连忙笑着点头:“可以可以,太可以,餐餐这样吃就好了。”说完,端着一大盆饭菜赶紧离开。

       其实,高二狗几个做事的人吃的菜都是昨晚剩下的,像辣椒炒猪肉。

      当然,也有些是收容所里面的工作人员昨晚吃剩下的,像蒸肉和猪小肠什么的。

       剩下的菜也要吃完呀!不然倒掉怪可惜了,所以高二狗几个在外面做事的人,今天中午又吃了一顿好的。

      当然,像这些昨晚剩下的菜,也只有给高二狗几个出外差的人吃。像收容所里面的工作人员,他们是不会吃隔夜菜的。

       高二狗这时心里美滋滋端着满满的一大盆饭菜走到院子里的空地上到了娟娟的身边笑道:“今天中午菜又不错,分一些给你吃。”

      “哇塞,蒸猪肉,猪小肠,哎呀!这些是好东西,我都爱吃。”娟娟站起身朝高二狗的饭盆里看了看,然后一脸欢喜地道。

        高二狗一听连忙笑道:“既然你喜欢吃,那你就多吃点。”说完,赶紧给娟娟挟了两块蒸肉和几块猪小肠,另外还分了一些辣椒炒猪肉。

       高二狗给娟娟分了一些菜,随后就急忙去了平头和中分那里。

      “哇,今天中午又是好菜呀!”平头见高二狗笑呵呵地走了过来,就连忙站起来朝他的饭盆看了看。

       中分一听又是好菜赶紧站了起来,急忙朝高二狗的饭盆看了一下,然后有些迫不及待地道:“老大,快给我分一点。”

      “好好好,给你俩个分一些。”高二狗笑着满口答应。

       高二狗给平头和中分每人挟了一块蒸肉,猪小肠每人也挟了几块,另外还给他俩个每人分了一点辣椒炒猪肉。

       “谢谢老大。”中分这时挟起一块高二狗分给他的蒸肉吃了一口,妈呀!太好吃了,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蒸肉。

       平头挟起块猪小肠吃了一口,随后满口称赞:“嗯,太好吃了。”

       高二狗把自己的菜分了些给平头和中分后,自己饭盆里的菜已没有多少了,不过好在还够他下饭。

       “老大,怎么你今天中午还有这么好的生活呢!”中分把一块两指宽的蒸肉作两口吃完,然后在笑嘻嘻地问道。

       高二狗往嘴里扒了口饭,接着挟起块蒸肉吃了一口,随后笑呵呵地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嘿嘿,如果餐餐这样吃就好了。”

        “老大,餐餐这样吃,那你不爽死了。”平头连忙接话道。

       高二狗点了点头:“是呀!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几个人说着,吃着,笑着,等饭快要吃完的时候,平头从身上掏出一百块钱递给了高二狗:“老大,这个给你。”

       “你怎么有一百块钱呢?”高二狗接过钱一脸好奇地问。

      “嘿嘿,昨晚三号房间里关进来几个人,我在他们身上搜来的。”平头连忙笑着解释。

       高二狗听了呵呵一笑:“不错呀!那你总共搜了多少钱,不只这一百吧!”

       “老大,总共搜了两百多块,今天上午买了一百多块钱的东西吃。这一百块是我特意留给你的,你现在不是在泡妞么,泡妞哪能少得了钱。”平头又连忙说道,而且在说到泡妞二字时,特意加重了语气。

      “泡什么妞,我不是跟你说过她是我老乡么……”高二狗边说边把一百块钱塞进了自己的裤袋,嘿嘿,有了这一百块钱,那以后的日子就要好过多了。

       高二狗不肯承认自己在追娟娟,或许是他脸皮薄吧!不好意思承认。或许还没到追的地步,毕竟两人认识还没多久。

       不过平头给了他一百块钱,让他开心不已。呵呵,有了这一百块钱,那接下来就可以给娟娟买些东西吃。

      吃完饭,高二狗同平头和中分又聊了几句就起身离开。

       像往常一样, 大伙吃完饭在院子里面的空地上休息了一会就回到各自的号房。

       高二狗回到几个做事的人住的号房的时候,大叔和胖子他们正在开心谈论今天中午的菜。

       “我靠,没想到今天中午的菜比昨晚还好。”大叔这时笑呵呵地道。

       胖子连忙点头:“是呀!不但有辣椒炒猪肉,还有蒸肉和猪小肠什么。哎呀,吃得我爽死了。”

       “就是,如果餐餐这样吃就好了。”寸头嘿嘿嘿地笑道。

       高二狗听了连忙插话道:“餐餐吃,不把收容所吃穷才怪呢!”

      “就是。” 瘦子笑着点了点头。

       ……

      下午两点,高二狗几个出外差的又准时外出打屋基地。

       由于今天中午吃得又好,高二狗这时把锄头挥得虎虎生威,土一挖就是一大块,以至大叔在一旁笑道:“靓仔,你今天下午这么猛,是不是吃了伟哥呀!”

      “嘿嘿,没吃伟哥,吃了伟姐。你要不要吃呀!”高二狗嘿嘿嘿地笑道。

       大叔一边挖土一边笑着:“我就不吃了,你多吃一点吧!”

        ……

       高二狗和大叔边干活边讲话,一下午的时间一晃而过。

      下午收工的时候,高二狗在经过收容所大门口旁边的那家商店时,买了几斤苹果和几包快餐面。

        高二狗这么大手笔,主要是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平头给了他一百块钱 。

      不然,以高二狗身上仅有的三四十块钱,十块钱一斤的苹果想都不要想。

       晚饭,回归了以前的白萝卜。虽然是白萝卜,但好在每餐都有几块猪肉。

       吃完饭,等大伙都进了各自的号房,高二狗回到自己住的号房,拿了个苹果给大叔吃,再拿了两个塞进裤袋里,然后拿着薄薄袋里剩下的几个苹果和几包快餐面去女号房。

      “娟娟,给几个苹果和几包快餐面给你吃。”到了女号房的窗外,高二狗朝房里叫道。

      娟娟一听赶紧走到窗前一脸惊喜地道:“你怎么有苹果呢?”

      “中午收工的时候,在收容所大门口前面看见有卖苹果的就买了些。”高二狗边说边把几个苹果从窗口递给娟娟。

       高二狗之所以没有说在商店特意为她买的,而是说碰巧在收容所大门口看见有卖苹果的买的,或许是不想要娟娟认为他对她有什么企图,或者说是刻意在讨好她什么的。

       娟娟接过苹果笑着问:“苹果好多钱一斤?”

       “几块钱一斤。”高二狗没有说十块钱一斤,而是说几块钱一斤。

       至于高二狗为什么这样说,主要是他怕娟娟嫌贵不好意思要。

       娟娟拿起个苹果看了看:“几块钱一斤,这苹果不错呀!”

       “是呀!我就是看它不错才买的。”高二狗把几个苹果从窗口递了进去,接着把几包快餐面也递给了娟娟。

        “谢谢啦!”娟娟接过苹果和快餐面开心极了,有了这些东东,那接下来的几天可有口福了。

      娟娟没跟高二狗客气,这主要是她对高二狗的印象不错,人不但长得帅,而且还会懂得关心和体贴别人。

      “谢什么,你跟我还客气呀!”高二狗笑了笑,接着同娟娟聊了一会就离开。

       高二狗离开女号房后,随后赶紧去了三号房,给平头和中分一人拿了一个苹果。

        ……

       日子一晃,高二狗在YZ收容所就打了七八天屋基地。

       这天下午,高二狗在拉斗车的时候,男管教笑着问他是YQ哪里的?

        高二狗答道B镇的。

        后男管教问他回家有没有什么困难?

        高二狗当时本来想说没有回家的车费,但后来想了想还是没说。

       平头给的那一百块钱,这几天虽然买了些东西给娟娟吃,但还剩下有二三十块钱,回YQ的车费不是问题。

       下午六点未到,美女管教和男管教依然像往常一样叫高二狗几个收工。

       等吃了晚饭,高二狗几个打屋基地的人被收容所的一个工作人员叫到了一个办公室。

       办公室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见高二狗几个进来就告诉他们,你们几个已被释放。

       听到已被释放,高二狗几个顿时开心死了,呵呵,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

       而就在高二狗从办公室出来正急着要去女号房找娟娟,把自己被释放的事告诉她时。碰巧娟娟的爸妈这时进了收容所,说是拿钱来赎人。

      高二狗见娟娟的爸妈拿钱来赎人了,也就没有再急着去女号房找娟娟,而是站到大门口去等。想等娟娟出来到了大门口时再跟她说。

       不一会,娟娟被收容所的一个女工作人员从女号房带了过来。

       “娟娟。”

       “闺女。”

      娟娟的父母见娟娟被人带了过来就赶紧叫道。

      “妈,爸。”娟娟一见到爸妈,高兴得老远就跟他俩打了个招呼。

        等娟娟到了跟前,娟娟的妈妈拉着她左看右看心疼得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我闺女瘦了,受苦了……”

       “妈,我在这里没受什么苦……就是餐餐水煮白萝卜饭吃不下。”娟娟见她妈心疼得要命就赶紧笑着说道。

        娟娟的妈妈用手擦了一下自己快要掉下来的眼泪,然后用手轻戳了一下娟娟的脑袋笑骂道:“傻丫头,饭都吃不下那不是受苦是什么?”

       “就是,饭都吃不下那不是受苦是什么。”娟娟的爸爸这时在一旁跟着说道。

      说着说着,娟娟见高二狗站在大门口,于是就连忙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呢?”

       “我被释放了。”高二狗笑着答道。

       娟娟一听顿时兴奋得大叫:“哇塞,你被释放了,那真是太好了。”

       “闺女,他是谁呀?”娟娟的妈妈笑着朝高二狗看了看。

       娟娟连忙道:“妈,他也是YQ的,是B镇的,我在这里的这几天,多亏他买了些苹果和饼干给我吃,不然我都要饿死了。”

       娟娟的爸妈听了顿时对高二狗刮目相看,原来是闺女的恩人呀!

       特别是娟娟的妈妈此时更像丈母娘看女婿一样,把高二狗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即满口称赞:“不错不错!小伙子不但心肠好,而且人也长得挺精神的。”

      “是呀!真是个挺不错的小伙子……娟娟这几天多亏有他帮忙照顾。”娟娟的爸爸这时在一旁也连忙笑着说道。

      娟娟听到自己的老爸老妈对高二狗称赞不已,心里顿时像灌了蜜似的甜滋滋的。

       说实话,娟娟在YZ收容所如果没有高二狗的照顾,真不知她现在会怎么样。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她没有现在这样活蹦乱跳的。

       所以,娟娟现在除了对高二狗满满的好感外,心里隐隐对他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或许就是爱情吧!

       聊了好一会,娟娟问她爸爸是不是开车来的。

       “是开车来的呀!”娟娟的爸爸赶紧答道。

       娟娟听到老爸说是开车来的,就连忙对高二狗笑道:“你不是被释放了么,那就坐我老爸的车,跟我一起回YQ。”

       “好呀!”高二狗满口答应,有免费车坐太好了,不然就要自己花钱坐车回去。花钱坐车倒还是小事,关键是这个时候还有没有去YQ的客车。

       娟娟的爸爸的小车就停在收容所的大门口外,高二狗跟着娟娟和她的爸妈出了收容所大门上了车,车子随后就朝YQ驶去……【全文完】

       后记:高二狗回到YQ的B镇后,在家里玩了几天就去了GZ。后来,高二狗在GZ接到娟娟从CS打来的电话,要他去CS发展。高二狗接到娟娟的电话后和父母商量了一下,他的父母欣然同意他去CS发展。

       高二狗到了CS后,先是帮娟娟的父母打工。到零七年,高二狗与娟娟结婚后,娟娟的爸妈让他做了公司的副经理。再到后来,也就是一二年吧!高二狗和娟娟新开了家公司。而且在不到短短的几年时间,他俩就把公司做成了国内某行业的翘楚。如今高二狗早已身家几十亿,再也不是以前交不起两百元罚款的穷小子。

      一八年,高二狗来广州谈一桩生意,我有幸跟他见上了一面。记得是在某宾馆的餐厅,他曾一脸感慨地对我道,如果没有YZ收容所,就没有他的今天。我当时听了就连忙问他为啥?他马上解释,如果没有YZ收容所,他就不会认识娟娟;如果不认识娟娟,他就不会去CS发展;如果不去CS发展,就没有他的今天。

       后来,高二狗还说到,如果YZ收容所现在还在的话,想给它捐两三百万款,以示来感谢在那里,让他遇见了娟娟。
   
       完文感言:
       高二狗收容记上下两章节终于完成了,这也算是了却我多年的一桩心愿。因为下章节三四年前就已写好了,只是一直没有在网上发表。
       至于为什么没有在网上发表,不外乎时间和心情这两个原因。像有时有时间,又没有码文字发表的冲动;像有时有码文字发表的冲动,又苦于没有时间。

       本文虽然只有短短的五六万字,但也真实地讲述了高二狗两次被收容的一些经过。
       对于高二狗这个名字,当然是化名。至于我为什么要用这个名字,本人觉得名字只是个符号,叫什么不是很重要。
       重要的是一个人要如何去做一个对社会,对家人,对朋友,有所贡献或有所帮助的人。对吧!

       感谢阅读本文的朋友们。顺颂春祺!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