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年接到中组部给她的审查结论时,曾志落泪:本来就是清楚的!

[复制链接]
查看: 12292|回复: 0

dsu_paulsign:classn_11

发表于 2023-12-21 14: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79年接到中组部给她的审查结论时,曾志落泪:本来就是清楚的!首发2023-12-21 08:17·兴衰五千年
1415e117134c4df9ba455b624f8da053_noop.jpg


前言
1956年,在经过两年多的外调和政治审查后,广东省委就曾志主动向党组织提出的对她的政治历史进行审查的请求,作出结论:“曾志同志历史清楚,政治上无问题。”并将这个结论放入曾志的档案中,让她短暂地卸下了这个沉重的历史包袱。
1967年,在丈夫陶铸被打倒后,曾志的政治历史问题再次被人提起。在听到那些意见的时候,毛主席愤怒地说:“曾志有什么问题?陶铸是陶铸,曾志是曾志!”
毛主席:曾志有什么问题?
在毛主席的保护下,曾志并没有像其他被打倒的领导人的夫人那样,遭受到身心方面的摧残与折磨,她的来去也很自由。


1969年,组织上决定让曾志到中央干校参加劳动。
此时的曾志,已经58岁了。得知组织上对曾志的安排时,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考虑到曾志的特殊情况,表达了不同意见。
不久后,汪东兴找到曾志,对她说:“干校的下放干部多,如你拣轻活干,人家会说你不带头改造,如干苦活,恐怕你的身体吃不消,还是去农村插队吧?”
听了汪东兴的话,曾志最终选择了去农村插队。
12月11日,曾志来到广东省北部山区的翁源县新江公社,被安排到渔溪大队邱屋村一位叫做胡满足的妇女家里,住了下来。


之所以让曾志来这里,是因为这个地方是由部队某师代管的,便于保护她不受干扰。在这里,除了师长、政委、参谋长和保卫科长4个人外,没有人知道曾志的真实身份。
因此,在这里生活的岁月里,曾志过得十分安静。在白天,曾志和大家一起到地里参加劳动,晚上和胡满足家一起吃饭。
晚饭后,曾志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打开随身带来的收音机,静静地听广播节目。有时候,曾志也会和胡满足等人一起聊聊天,当然,这些聊天内容的范围比较窄,大都是农活或看到的一些有趣的事情。
那时候,胡满足发现曾志晚上睡不好,便向她询问了原因。原来,胡满足一家因为久在这里居住,已经习惯了潮湿,但曾志的身体却受不了。
因此,为了让曾志休息好,胡满足还特意找人弄来了一些旧石灰和沙子,专门将她所住房间的地板进行了处理。对此,曾志十分感激。然而,潮湿的问题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时间长了,曾志的身体依然十分难受。


在胡满足家里生活期间,曾志经常拿出自己的生活费,买一些生活用品,给胡满足一家使用。时间久了,曾志和胡满足一家相处得就像一家人一样。
曾志不仅关心胡满足一家,对村里的其他人家也十分关心。每当发现村里的人家发生家庭矛盾,曾志都会给他们调解。
由于做事公道,有策略,曾志得到了全村人的尊重,大家也都愿意请他来断对错。
看到村里有适龄儿童没有上学,曾志也会前往劝说,让他们的父母尽可能将孩子送到学校。有些人家实在拿不出钱,曾志也会拿出自己的钱,解他们的燃眉之急。
曾志的付出,乡亲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对她感激涕零。


1972年,想到在这里生活已经两年了,曾志便给周恩来总理写了一个情况报告。
在这个报告里,曾志对周恩来总理说,广东地区太潮湿,妇女劳动强度大,她再卖力气也赶不上本地妇女能干,她又不甘落后。可是她的年龄又大了,如果拼命干,对身体有影响。为此,希望能够调到北方工作。
在收到曾志的报告后,周恩来总理十分重视,很快便安排她到陕西临潼的干休所生活。
得知曾志要离开,已经和曾志建立了深厚感情的胡满足,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想到曾志是国家的人,需要讲纪律,还是默默地帮她打理了行装。
2月22日,在全村人依依不舍的送别下,曾志离开了邱屋村。
那天,由于不舍曾志离开,胡满足的儿子,已经20多岁的邱天宝心里十分难过,没有将曾志送出门,而是躲在了门后,从门缝里望着曾志离开的背影,偷偷地哭泣。


在登上汽车的时候,曾志不断地向前来送别的村民们挥手道别,并动情地说:“你们对我这么好,我死也不会忘记邱屋村!”
不久后,曾志按照周恩来总理的安排,来到临潼的干休所生活。在这里,陕西省委的同志们热情地接待了她,还特意安排了专人,负责和曾志的联络。
后来,为了照顾曾志的生活,组织上将她的女儿陶斯亮从甘肃陆军总医院,调到临潼陆军疗养院工作。后来,她的侄女曾敏也从大连来到临潼,和曾志生活在一起。
和家人在一起的日子,曾志是幸福的。开春后,曾志便带着孩子们,将房前屋后的空地整理了出来,种上葡萄、梨树、桃树等蔬菜瓜果,以及一些月季花和菊花。
1973年,曾志觉得自己的组织、工资、医疗和供给关系要由四个地方解决,十分不便,长此以往太过麻烦,应该尽快将这些关系全部转归干休所管理。


经过多方了解,曾志获悉,想要解决这些问题,最重要的是将组织关系转回军队,而这样的事情办起来是非常难的,还必须要征得毛主席的同意才行。
虽然不愿意因为私事打扰毛主席,但经过几天的思考,曾志还是决定给毛主席写信,要求穿上军装。
接到曾志的来信后,毛主席十分重视,当即作出批示:“曾志愿意留在陕西,便在省委安排工作;不愿意在陕西工作,便调回北京。”
很快,毛主席的批示便下达到陕西省委。接到毛主席的批示后,陕西省委书记李瑞山将曾志请到西安。
见面后,李瑞山首先了解了曾志的情况,然后对她说:“你给毛主席写的那封信,毛主席看了并作出批示。毛主席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愿意留在西安的话,省委给你安排工作;第二,不愿意留在西安,可以调回北京。”


听了李瑞山的话,曾志心里十分激动,稍加考虑后,便坚定地回答说:“我愿意回北京工作!”
李瑞山知道曾志的工作能力,很想把她留在陕西工作,但看到曾志的态度坚决,李瑞山还是说:“行,我会尽快将你的意见向上转达的。”
3月8日,天气非常好,风和日丽的。
上午,在省委联络同志的陪同下,曾志参观了西安的大雁塔。下午,曾志来到西安火车站,踏上了前往北京的列车。
到达北京后不几天,曾志便见到了汪东兴。汪东兴对她说:“来北京就不要再做工作了,算离休,由中组部供养。”


4月,曾志的女儿陶斯亮和丈夫来到临潼的干休所里,将曾志的东西收拾好,托运到北京。
虽然,在毛主席的保护下,曾志在那个时候没有吃过什么大苦,但中央专案组还是对她在历史上的问题,进行了长时间的所谓“审查”。
对这件事情,曾志虽然心中无愧,但压力还是有的。毕竟,清白的历史受到诬陷,谁也不可能若无其事。
1976年,周恩来总理、朱德和毛主席先后病逝。
在周恩来总理病逝后,曾志泪流满面;朱德病逝后,曾志哽咽着说:“这真是多灾多难的岁月呀!”


毛主席的去世,对曾志的打击最大。她感到失去了一位好兄长。在毛主席的遗体前,曾志满含悲痛,向她的领袖和兄长作了最后的告别。
那天,曾志站立在毛主席的遗体前,久久不愿意离开,表达了她对领袖毛主席的崇高敬意。
1979年10月10日,曾志接到了中组部对她复查的意见:“曾志同志的政治历史本来就是清楚的,党组织早有结论,没有问题,因此,无须再作结论。”
接过党组织的文件后,曾志心里非常激动。想到过去的8次党纪处分和多年的政治审查,曾志百感交集,潸然泪下,反复说:“本来就是清楚的,本来就是清楚的……本来就是清楚的嘛!”
后来,曾志的女儿鼓足勇气,将藏在她心中许久的一个疑惑,问了出来:“您怨不怨毛主席?”
91e17334cdf248d1a624af24b13c8e4f_noop.jpg


曾志看着女儿,认真地说:“这是一个很肤浅的问题。我跟随主席半个世纪,并不是靠个人感情和恩怨,而是出于信仰。我对我选择的信仰至死不渝,我对我走过的路无怨无悔!那么,我对我的指路人,当然会永存敬意!”
对革命领袖的崇高信仰,是曾志作为一个老革命家,让人敬佩的地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
返回顶部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列表